4月12日,这是进入4月以来最为闷热的一天。气压很低,让人莫名心烦。早上不到七点,丰悦在没开空调的房间里醒来。他闭着眼听到床对面的桌子上,手机在震动。但他不想动。能有什么事呢,不过就是公司经理问一点莫名其妙的问题。自从忽然封闭,丰悦再也不需要挤半个多小时的地铁去公司后,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连胡子都不刮了。

手机安静了。半分钟后又固执地响起来。丰悦骂了两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年迈女人的声音,“是201吗?”丰悦不耐烦地问,“你是谁?有什么事?”吐出这句话后,他又猛地一身冷汗:不会是通知核酸检测阳性了吧?

女人似乎有些高兴,“我是你隔壁的阿姨呀!想求你一件事呀!”丰悦狠狠地挂了电话。

老阿姨

丰悦和隔壁吵了不下五次。每一次都是因为丰悦带男生回来。

丰悦住的这间房子的面积,只有隔壁的三分之二,格局也不大好:卧室、客厅没有任何隔断,只有一侧有窗户。说得不好听一点,好像开发商盖房子时,忽然灵机一动,硬生生从隔壁砍了一块出来。这是1990年代中期建设的房子,现价不到三万,在这块蔓延越来越开的地皮上并不算贵。这似乎也说明这个小区的陈旧与缺乏管理。这个小区的结尾是个“村”字,对这个城市来说,叫某某村、某某镇的小区并不罕见。丰悦眼里,小区的优势在于距离某大学很近。换句话说,小鲜肉是不缺的。

丰悦喜欢和这些年轻男生聊天。尽管他自己也不过26岁。他说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城市里,26岁已经不能用年轻来定义了。丰悦是本地人,这个房子是父母的,如今他们搬到旁边的昆山去住了。

第一次和隔壁发生争执,是在两年前的7月份,这里的雨连绵不绝,气温却在三十多度晃悠。人整天浑身黏唧唧的,家里空调把除湿开到最大,才勉强可以度日。丰悦带男生回来,从地铁站走过来,不到三百米,裤脚都湿了。两人嘻嘻哈哈上了楼,在空调房里吃火锅,放了一点辣子。因为男生是湖南怀化人。

夜里十点半,丰悦和男生激情正欢,就听见有节奏但并不大的敲门声。丰悦停止动作,侧耳听,那敲门声又停了。这么晚,会是谁呢?大概是听错了吧!丰悦一边想一边继续起来。可敲门声就好像算准了一样,几乎同步地响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清楚得多。

丰悦停止了动作,男生也停止了声音。丰悦胡乱套了件短裤,拉开门,是隔壁的老阿姨,头发抿得纹丝不乱,根本不像要睡的样子,“年轻人,火力旺,小点声呀!现在都开放了,我们也都懂得。可老年人睡眠不好的。你这么搞,我们睡不着的。”丰悦有些不好意思,忙不迭道歉。

等关上房门,丰悦到底失去了兴致。那天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湖南男生。后来在微信上和他说话,男生意兴阑珊。

如今这个老阿姨居然打了电话过来,还腆着脸介绍自己,真可笑!明明就住在隔壁,还需要这样打电话吗?再说都封闭了,丰悦想弄出一些动静,也是痴心妄想。好端端打什么电话!

丰悦回到床上躺着。该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公你好帅

丰悦重新坐起来,扫了一眼,是一个新的号码。他有点紧张:这次不会是通知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吧?小区里的阳性已经不少了。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也阳了,怕虽然不怕,只是不知道会被拉到哪里。方舱?听说早就满了。

迟疑十几秒后,丰悦接起电话。居然又是隔壁的阿姨。“你到底啥意思?”丰悦愈发不满。“你叔叔年初脑出血了呀,现在一个人,照顾自己吃力的呀!你帮帮忙啊!”老阿姨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丰悦一听到这个动静,想起去年5月份的事情,心里的火腾地一下起来了。

那是隔壁老阿姨第一次报警。自从知道自己家的隔音不好以后,丰悦都会比较小心。但5月那次,他和那个男生都喝多了。两人不是新朋友,已经认识了小半年,相处起来也很舒服,眼看着就要往男朋友的方向发展。乖乖,这天晚上,老阿姨携着一股怒发冲冠的敲门声汹汹而来。

“你们搞啥子,又唱又跳!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要脸!两个男人,能叫成这样。这是别人家听到了不好意思来说的。我们老两口都替你脸红。我们过来和你讲,也是为你好的。”老阿姨喋喋不休。

丰悦理都没理,直接摔上门。他喝得不少,胆子壮,也真不耐烦了。这个老阿姨就好像是嫉妒自己一样,一出接一出地来敲门。丰悦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后来无所谓,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已经有过两三次了,时间虽然有点晚,但也没过夜里十一点。老年人睡得再早,这个时间也不算太晚吧?

外面安静了。丰悦觉得自己赢了。

不到十分钟,房门被极其有力地敲响了。“开一下门,警察。”丰悦酒醒了大半。见到警察,男生还嘻嘻笑着,一看就是喝多了。警察走进来,后面跟着老阿姨。警察环顾之后,严厉地说,“年轻人搞什么,隔壁老人家睡不着觉。说你们不是第一次了。你们注意一点。”

老阿姨还要往里走,丰悦立刻阻止,“你不要进来。警察可以进来,你不可以。”老阿姨愣了一下,大概是自己的好奇心就这么被当众揭穿,脸上挂不住,立刻表演起来,“警察同志,你看看,这是对待老年人的态度吗?”丰悦不等警察说什么,直接表明态度,“这和你是不是老年人没有关系。这是我家,我没让你进来,你就要在门口站着。”

明明很有道理的话,配上老阿姨接下来声泪俱下的表演,似乎成了强人所难,“警察同志,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素质。这个年轻人一点素质都没有。他跟多少个男的在这个房子里,我都说不出口。你要管管他们的。”

“你别管我跟男的跟女的。我们在自己家里开开心心的,就我们两个人。要不是你这么闹腾,现在这个时间,我都要睡觉了的。”丰悦声音也大了。反正撕破脸了,有什么好怕。偏偏旁边那个男生不争气,嘻嘻笑,“老公你好帅!”弄得丰悦和警察都不好意思起来。

警察劝了两句,对丰悦说,“你自己的事,我不管。我看你俩就是喝多了。没吸毒、没聚众。你俩自己多注意点。”然后又对老阿姨说,“你也稳定一下情绪。都这个时间里,眼看着半夜,回去睡觉,多注意身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伤风败俗

丰悦又单身了。他对隔壁老阿姨恨得咬牙切齿,现在终于可以表达出来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老伴在家里,你就给他做饭啊!”老阿姨的声音低了下来,“我没在家的呀!我在女儿这面呢!女儿去年再婚,年底生的女儿。我过来伺候的呀。”丰悦心想关我什么事?

丰悦在2018年左右见过老阿姨的女儿。这个比丰悦还要大七八岁的女人,和老阿姨的脸长得很像,但身材魁梧,随了爸爸。丰悦之所以对这个女儿有印象,因为那晚丰悦下班到家快九点,走到二楼拐角处,就感到不对:楼梯上到处都是散落的衣服、碗筷、化妆品、破碎的镜子、高跟鞋……果然隔壁的房门大开,里面黑洞洞的,灯都没开,一股异样的安静。丰悦小心不踩到这些东西,连开门拧动钥匙的声音都尽可能轻手轻脚。

这样的“战争”后来又爆发了两次。丰悦从第二次就听到女儿和老阿姨之间声嘶力竭地对骂。弄了半天,老阿姨也是小三上位,生了女儿,谁料女儿却被小三挤下去、被迫离婚。老阿姨面对女儿的“无能”,极其不满。此刻丰悦忽然明白,老阿姨的尖酸刻薄由来已久,不仅对陌生人,对女儿也没有口下留情。

女儿再婚?丰悦抱着好奇且有点八卦的心态,举着电话。老阿姨继续说,“我先生身体不好,自己做饭有点困难。昨天和我讲,让我想想办法。咱们那个楼你也是知道情况的,楼下两家,比我们年纪还大,我总不能让他们帮忙。楼上一个寡妇,另一户丧子,我也实在开不了口。”

丰悦并不相信老阿姨“开不了口”。去年从8月到10月,老阿姨和丰悦近乎杠上了。每个月老阿姨都要报警一次,原因无比统一:丰悦扰民。扰民是字面上的,实际上只要丰悦带了男生回来,老阿姨一定报警,不管有没有声响。后来警察都教育老阿姨不要浪费警力。

2021年“十一”假期后,丰悦带了相处不错的男生回来。回来之前,丰悦已经提醒男生,自己的邻居精神不大好,到了晚上就要闹一闹。丰悦不想和男生说,自己之前快十次带男生回来,都被邻居老阿姨举报。

可那天晚上,老阿姨对丰悦没有手下留情。警察哭笑不得地来,教育几句,“你们报警,我们出警,都是正常操作。但你们因为这点事每个月都报警,是不是考虑怎么处理邻里关系?”老阿姨反驳,“现在国家都说不结婚是犯法的,你看看他们伤风败俗。”

丰悦本来想在准男友面前表现得好些,现在尴尬得仿佛被枪指着腰眼。他知道准男友特别介意别人看出同志身份,没想到第一天就撞到这个情况。丰悦对着老阿姨一顿狂喷,“我怎么伤风败俗?我喜欢男的喜欢女的,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你自己当年就是小三,现在义正言辞起来了。难怪你女儿离婚……”

气得老阿姨破口大骂,连老阿姨的老伴也从房间里走出来参加。最后社区都来了。两家闹到了快十一点。隔了几天,老阿姨家里就安静了。今天接了老阿姨的电话,这才知道,原来那段时间,老阿姨的老伴脑出血,到医院治疗了。丰悦有点不忍。

好心人

“你是好心人,做饭多给他带一口就好了呀。他年纪大,吃不了太多。又要面子。饿不死就行的呀!”老阿姨的语气,就好像老头子是流浪的猫猫狗狗。

丰悦的第一反应当然不想管。他迟疑了一下,到底挂了电话。电话那端的老阿姨还在嘤嘤地哭,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

4月10日,丰悦的抢菜焦虑刚刚缓解。其实这不仅是抢不抢得到菜的问题,还有菜运到中转站,却没有人力运进小区的境况。4月5日前后,很多快递人手不够,加上没办法进小区,小区又是封闭的,所以很多菜都只能在中转站点滞留、腐烂。

刚有了青菜库存的丰悦就要面对隔壁老阿姨为自己老伴的求饭求菜,他打量了一下自己冰箱里的库存,多少有点舍不得。他不晓得当初老阿姨频繁报警时,心里会不会如此纠结。

警察几次三番找来,丰悦在去年年底甚至跟父母商量把这个房子租出去,他再到城里面一些的位置租房子。父母当然不同意,“你脑壳有问题啊?自己的房子不住,让别人住。你再花大价钱去租房子?”但他又不敢让父母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还没出柜。就算出柜,也不敢告诉父母自己一直被邻居报警吧?

丰悦对广州的朋友说起这件事,朋友一开始还在笑,后来似乎想起来什么,对丰悦说,“你去看看隔壁吧!万一真出了什么事,那个八婆这么厉害,肯定和你没完没了的。”丰悦一想,似乎有道理。悄悄开了门,把耳朵贴在隔壁的房门上,安安静静,没有声音。

丰悦回来琢磨。自己一个人在家肯定是要看电视的呀,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越想越担心。他戴上口罩,过去敲门。一开始还没那么用力,后来力气越来越大。差不多有三五分钟,里面终于有了应答。然后就是鞋子拖拉的声音。门开了,是个那没跟自己怎么嚷过的老头。

丰悦有点尴尬,硬着头皮,“我就是担心你有啥事,过来看看。”“好心人啊!”老头子说话有些大舌头,不知道是不是脑出血的后遗症,但能听清楚。丰悦转身就想回自己的家。可有些不忍,只好又转回身,“我这几天做饭,就给你带一点。我做的不好,只能填饱肚子。”老头子有些激动,摇摆着手,“好心人啊!”

男朋友

回到家,丰悦有些委屈。自己搬不走,又担心将来隔壁老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还真脱不了干系。

丰悦这才发现自己挺好面子的。要是自己在家,也就随便煮点。现在想到还要把隔壁老人的饭菜带出来,就不好意思做的太糊弄。

但丰悦也有点私心。比如鸡蛋,他就舍不得分给隔壁的老人。丰悦下了差不多十次单,就买到了一盒鸡蛋,十枚。而且那段日子以物易物,鸡蛋可是硬通货。

丰悦一天只送两次饭,午餐和晚餐,一般是面条或者米饭。面条的话,煮面时候放一些青菜。米饭的话,搭配一个简单用腊肉或者香肠炒的青菜。

他没想到隔壁老人的胃口还挺大。第二次就问丰悦能不能多给一点?丰悦无奈,米饭面条可以多做,青菜的话要等到下一次抢到了,才舍得多放。不过丰悦家里还有酸辣豆角咸菜,每次他都给老人夹一筷子。

按道理,隔壁老阿姨知道丰悦给送饭菜,至少也应该打个电话来知会一声。但什么都没有,老阿姨就好像忘了这件事。也许老阿姨自顾不暇,现在到处都是阳性。

丰悦懒得计较。他说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又何必非要让人家感恩戴德。能帮就帮一把,只要将来不要再继续报警就好。“毕竟我还是想找男朋友的。”丰悦说。🌈

相关推荐:

  1. 密接之后
  2. 同志性满足骤降:疫情对性少数群体而言意味着什么
  3. 一个流浪的1
  4. 武汉封城20天,出柜7年的我终于得到了妈妈的谅解
  5. 疫情下的老年同志:我可以和恐惧做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