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两只美羊羊因为爱情在一起了。可谁又能想到,第一天起床就为了发卡互扯头花,吵架时母气冲天……

一旦提起受受恋,以上会是符合你想象的「零异故事」吗?这个故事似乎在告诉我们:一副扑克牌里可以有两个皇后,但是一段感情里不可能有两个受。

如果说喜剧的内核大多是悲剧,受受恋的内核注定是天打雷劈?两个受谈恋爱,仿佛最不被看好。他们一边被诟病是恋爱脑支配,一边被唱衰早晚要分手。

带着「偏见」和「迷惑」,淡蓝编辑部找到几位局中人,聊了聊受受恋中的甜蜜和秘の辛~

01.受受恋的浪漫,普通GAY不懂

讲述者:老代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就像一段静水流深的时光,下雨的伞总是互相倾斜。

旅行时累了,我们能够给彼此拥抱,也会趁没人时拉拉手,说说真心话。如果是他请客吃饭,我会在餐后买一束花送给他。将对方送回住处分别时,我回头的同时他也在回头看我。我会因为自己花了几天的时间给他DIY礼物,而开心得像个孩子。而他喜欢在睡觉时躺在我怀里,静静酣睡……

只是,我们后来还是分开了。

分手是他提的,他说以朋友的关系陪在彼此身边会更合适,因为我们对未来的人生规划不同。

他想要的生活是毕业之后回到自己的家乡,陪在家人身边。做一两年的「小工作」,然后再进入企业,平平淡淡地过一生。而我想的是毕业之后考研、出国留学,留在大城市当一名大学教师,偶尔做一下导演、翻译,会不定期去各地旅游,给自己的生活添一点乐趣。

不过也理解,毕竟他是单亲家庭,家人年事已高,如果能陪伴家人左右,自然是好的。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彼此见面后觉得都还不错,慢慢就确定了关系。

内在方面:他很细腻,很能照顾人,阳光开朗;外在方面: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怎么打游戏,也不说脏话,不埋怨人。总之,都和我挺像的。我们彼此相互关照,相互信任,和攻的恋爱体验全然不同。

他有腹肌,爱锻炼,是很精致的男孩,但没有公主脾气,而且他对事物的思考都很周到。

有一次我们约好去公园玩,那天太阳太大了,他就贴心地借来一把遮阳伞。到公园门口,我们本打算骑车进去,可是门口的车没电了,他就花了四个小时陪我走完整个公园。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我的车预计中午才到,结果路上还堵了车,又耽搁了一个小时。但他早上九点就已经开始在车站等我了。

可能也是因为他很温柔、很善良的缘故吧,当时在一起就觉得是携满天星辰赠予他,仍觉满天星辰不如他。

有一次,我花了五天的时间送了一幅油画给他。因为他的昵称里面曾有「起风了」三个字,所以我猜测他可能会喜欢宫崎骏的电影『起风了』,就画了这样一幅画给他,当时还裱了一个很简约的白框。

那天他从健身房里面出来看到礼物,满眼的光芒就跟星星一样闪亮。后来我问他,他说这是他人生中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之一。

我们两个都属于比较沉稳、低调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忙着喜欢彼此去了,在乎的其他事情也不是那么多。

分手后的一段时间,晚上睡前想到的是他,早上睁开眼想到的还是他。虽然分开了,但他的温柔我永远忘不了。以后这些都不会再属于自己了,偶尔想起来还是会很难过。

02.他叫我一声老公,从此我就承担了所有家务

讲述者:小浩

好几年没见1了。

跟憨憨在一起四年,我们都是偏受体质,都心思细腻。生活总有磕磕碰碰,他也没少让我。我觉得有时候爱情真的可以跨越攻受,就连他现在也经常调侃说,「我们就像好哥俩好兄弟一样亲。」滚床单的频率不是很多,但是又比较惺惺相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离不开 ,稍微离开对方几天,就感觉哪里都不舒服。

我俩河南的,都是憨货,第一次见面两人都表现得很腼腆。他的个性比较百变,有时像泰迪,有时像二哈,时而像金毛,软萌得让你无力抵抗。虽然都偏受,但他还是主动叫了我「老公」。因为这一声「老公」,我承担了所有家务,真是狡猾的受。

我之前也有和攻谈过恋爱,受受恋在我看来反而会让你更轻松。

他很心疼我,假如我生病了他立马会买药照顾我,还会带我吃大餐;就算他自己没有新衣服,也不忘先买新款给我。每次吃饭,他也非要等我动筷才吃,不然过意不去。

在我看来,他少了许多攻身上的自私,多了很多安全感,生活上幸福有余。即使到了第4年,我们的感情也没有降温。

作为受受恋,有些遗憾是必然存在的,但困难也不是无法克服。

03.凭啥攻攻恋被传为佳话,而受受恋就要备受嘲讽?

讲述者:小川

爱既然不分性别,自然也不该分属性不是吗?攻受恋优于受受恋,而且攻攻恋总是被传为佳话,这是圈内的鄙视链吗?拜托,没有谁的恋情比谁高贵,在一起的两个人开心最重要。

贵圈「追捧攻、内卷受」也不是一两天了,不断将「攻受」角色分工化、刻板印象化,针对外貌、收入、年龄、性别气质贴标签,导致攻受地位愈加不平等。这就造成了怪象,一旦你接受了攻受的角色划分,很多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很难去扭转。

比如我曾经就被这种观念荼毒了,当时和一个受受热恋,后来有一次他竟然提出要反攻,我当下就拒绝了,事后还一度觉得很羞耻,因为实在没办法想象他反攻的画面。内心OS不断给自己洗脑,我要爱惜自己纯零的羽毛,绝不可以被另一个受「毁了清白」。

后来因为撞号我们还是分手了,现在再想起来就追悔莫及。也许是惩罚吧,那段感情之后,我的空窗期便无限延长,仿佛被爱判处了终身孤寂,单到了现在。

含泪抢答完毕。受受们不要的攻,可以分给我了吗?

00.最后

两个受谈恋爱,是种怎样的体验?

他们一样在经历热恋、分手、复合、再热恋、平淡……所有爱情里的体面和狼狈都在发生,即使这段感情在别人眼里是片「无1之地」,他们也手挽手面对。

「不是我喜欢男生,而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男生」,这是GAY圈广为流传的一句情话。话中的「恰好」,大抵就是同志爱情里最厚、最上头的滤镜吧。但私以为更令人上头的,其实是「我喜欢的人,恰好是你,无关性别,更无关攻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