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香帅(右)与他的男友(左)

01.你这辈子,就来「祸害」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是渝香帅,重庆人在成都,我男友是一名HIV感染者,我们俩也就是大家常说的「阴阳恋」。

今年是我们一起走过的第6个年头了,他每天坚持服药,按时体检,病载一直检测不出,我也从来没有被感染。 我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聊了大概40多天才见面。奔现那天我问他:「你对我感觉怎样?我对你还蛮OK的。」 他说,「我也很OK。」 我说,「那你做我男朋友吧。」他答应了。 我提议一起去查一下HIV,结果他突然说自己已经感染快两年了,但一直在吃药,已经查不出病载。可我那时候对于HIV的认知几乎是0,对于他说的,我一点都不懂。

我觉得他很不容易,就一起去吃了晚饭。吃完饭分开之后,我疯狂去补充HIV相关的知识,但我越查越怕,虽然没有和他发生高危性行为,但最后还是决定去买阻断药。 当时他没说是怎么感染的,在一起之后,他才逐渐愿意聊这件事。他说是前任传染给他的,前任和他在一起将近两年,期间有过出轨行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感染的。

知道他是感染者后,有几天我真的很迷茫。好不容易对一个人这么有感觉,偏偏他感染了HIV。

为了爱,我主动去了解更多HIV相关的知识,甚至,我还跑成都华西医院传染科去作咨询。

然后你会发现,HIV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那阵子我们还是经常聊天。大概又聊了十来天之后,我再一次表白了。他当时是拒绝的,他说他这辈子都不想谈恋爱了。他说了很多丧气的话,说什么自己这辈子就一个人过了,把他父母好好养老送终,然后自己一个人老死之类的。 我当时感觉我得救他。就这样,我软磨硬泡,和他说了好多,除了「我喜欢你,不在乎你得病」这些,还给他分析了他当时的处境。他对HIV其实也不是很了解,他高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哪有闲功夫来研究病毒。

我就说你这辈子来「祸害」我一个人就够了,别出去招惹其他人了。 可能是我方法得当吧,追了三个月最后追到手。他长得帅,人也不错,没坏心眼,那时候好多人喜欢他,结果一听说他有病,就直接不联系了。就我是个例外,是个「奇葩」,他就投降了。

02.我们的日常,和普通情侣一样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30,他25。那一年,我因为家庭原因穷得叮当响,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是租的房子,确定关系几个月后,他才搬来和我住。巧的是,那时候他也穷,还欠别人两万多块。 作为一名感染者,他找工作遇到过很多挫折,因为企事业单位入职必查传染。只要不查他的病,他都很开朗;一查他的病,他就有抵触情绪。

我也是厚着脸皮找我一个领导走了点关系,给他在我们公司的外包企业安排了个还过得去的工作,就这样住在一起,每天一起上下班。那段时光真的是太幸福了,我们现在回忆起来都很感动。

因为他感染HIV,所以我们相处时也会有些注意事项。

我们喝水的杯子会分开用,牙刷会分开用,洗脸帕也分开用,其他的倒还好。我俩身上如果有伤口,也会第一时间贴创口贴。

那时候很穷,我们只是坚持戴套,我没有服用PrEP,太贵了。现在好多了,一瓶才300多。 除了这些,我们和普通情侣一样,生活中没有什么不便的地方,每天重复着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遛弯、睡觉的日子。我们常常抱着睡觉。我从小体热,夏天他不抱我,但冬天都会抱我一整晚,因为我是暖炉。

我们一人做一周饭,不做饭的就负责洗碗。我做饭还挺讲究的,能切丝的坚决不切片。他则相反,能切成一坨一坨的,坚决不切片。因为这个我偶尔会批评他几句,不过不会吵起来。

我们还有个约定,不管因为什么吵架,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定要和好。

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在一起的第几个月我忘了。当时不是两个人都没啥钱嘛,有一天晚上下班,他想去吃烧烤,我就没有让他去,想着尽量节约一点,先把那一年混过去再说。然后他就说我故意和他作对,把我气得不行。 他也气,我俩回家就在那吵,不过他不是我对手,毕竟我能说会道的,估计把他气得不轻。我们就这样一晚上没有说话,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就把持不住滚了床单,然后还互相认错。

有一句歌词我很喜欢,「下辈子不一定还能遇见你,所以我很珍惜,不敢大意,用尽所有力气,小心地爱你」,每次和他吵架,我都会用这句话来提醒我自己。

03.我们举办了一场只有两个人的婚礼

在一起6年,我们已经完全融入了彼此的生活,离不开对方。

平时闲暇的时候我会看书,我看书是不准他打扰的,刚开始他就自己玩游戏,久而久之,他说他要干一些有意义的事,就突发奇想开始学画画。

所以现在每次我看书,他就在我旁边画着什么。

男友画的画

每隔两个月,我们就会出去旅行一次。第一次自驾游,我们去了四姑娘山,之后又去了迎龙峡、新都桥、建川博物馆……最常去的是川西,川西实在太美了。

去年冬天,我们在川西折多山的山顶露营,3400多米的海拔。那天晚上雪很大,山顶上也没有别人,但我们还是在外面露营了。

我们搭好棚子,吃完饭之后躺在里面玩手机。他突发奇想,说想在雪地里办个婚礼。当时雪真的很大,我记得帐篷上都积了很厚的一层雪。我俩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这么跑了出去。我们对着大山喊了几句誓言,然后抱了抱,亲了亲。

这个婚礼仪式就这么完成了。

我们有一个想法,就是未来去同性婚姻合法的地方登记结为夫夫。

而现在,我们只想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我会让他存一笔钱,作为以后的医疗费用。今年下半年,我们买的房就要交房了,需要一笔钱来装修,等装修好了,以后有多余的钱,我就去把他的药换成副作用最低的那种。

每天晚上10点是服药时间,他吃治疗药,而我吃PrEP。如果他没在我眼皮底子下吃药,我就会提醒他,这么多年他也就忘记过4次。

为了他的健康,我还会督促他少喝酒。

圈子里好几个朋友都知道我和他阴阳恋6年了,他们常常来咨询我一些问题,我也都耐心地给他们解答。

记得一年前我在荷尔健康上看到一条关于「阴阳恋」的漫画,上面有一句话我很认同,一直都没忘:和爱情中可能出现的猜疑、隔阂相比,病毒反而是最可控的那一个。 其实阴阳恋对我、对他来说都是挑战,挑战一种随时都有状况发生的未来。但我们也每天都生活在期待之中,期待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他能等来世界彻底攻克HIV的这一天;也期待我们的爱,能够长长久久。🌈

相关推荐:

  1. 「阴阳恋」的同志情侣: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2. 感染HIV十年的GAY:我是如何与歧视相处的
  3. 感染HIV的GAY现在真大胆
  4. 艾滋少年不回头
  5. HIV感染者最害怕的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