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XL圈子,长相举止MAN的男性受人欢迎,慷慨阔绰的男性也受人欢迎。然而,正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人们常常发觉,MAN和慷慨大方这两个特质也极少在一个男人身上共存。

我国学者2019年发表在『心理神经内分泌学』(Psychoneuroendocrinology)上的一项研究就用实验数据证实了这一点。 

01.研究发现,男人越MAN越小气

睾酮是最重要的雄性激素,人们通常认为,它在生理上的男性化和性机能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能够维持男性的体型和性征,使男人更有男人味。

然而,来自深圳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男性的睾酮水平和他的慷慨程度有显著关系。

为此,研究者先后执行了睾酮给药(testosterone administration)和「社会折扣任务(social discountingtask)」实验。

一开始,研究者招募了63名身心健康的男性被试对象,将他们分成两组,向第一组被试每人注射150毫克的睾酮,而第二组则注射无效的安慰剂、作为对照组。

接着,这些男性被要求将自己的社交圈子分成8个社交距离,从最亲近的伴侣/家人到完全的陌生人,然后和这8类不同社交距离的人分配自己能支配的金额。

他们面临两种选项:慷慨和自私。在慷慨选项中,他们和对方各自获得稳定的130元。而在自私选项中,只有他们自己能获得从130元到290元不等的随机金额。换言之,选择了「自私」选项,他们无论如何都能获得更多的金钱奖励,但对方则注定没有奖励。

研究结果显示,对于那些与自己社交距离最近的人,也就是最亲密的人,大家的慷慨程度没有显著差异。但是,随着社交距离的增加,所有男性的慷慨程度都会下降。而睾酮水平高的人,这种慷慨程度下降得更为迅速。

注释:横轴是「社交距离」,从0到100表示从最亲近到最疏远。数轴是「愿意放弃的金额」,数值越大,表明愿意分配给他人的金额越多。绿色是睾酮组,红色是安慰剂组,社交距离越大,睾酮组愿意分配给他人的金额显著低于安慰剂组。

这表明,睾酮增加了这种「社会折扣效应」,高水平的睾酮会导致男性更加小气和自私。换言之,更MAN的男人更小气,更加不愿意为他人花钱。 这条准则在GAY圈是否同样适用?我们和身边的两位朋友聊了聊。

02.纯爷们前任送的礼物没一个真的,反问我为啥这么物质?

讲述者:@泼辣小丁

我前任是我最爱的那种直男款,他的眼神轻佻、动作粗鲁、生活粗糙,软件资料上写着「北京土著,纯爷们」。

但他给我买的礼物没一样是真的。

他的收入不高,但总是主动给我买东西。我第一次穿上他送的AJ空军一号时,还欣喜地跟同事们炫耀「老娘也有男人送的AJ了!」,但同事说这个鞋型怎么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加上那双鞋后来变形得非常快,我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

2019年冬天,他截图给我发来The N*rth Face x S*preme联名款的马毛花色羽绒服,问我「喜欢吗?」,我犹豫了一下,「一件1万多块钱,会不会太贵了?」。他却说,「没关系,我有朋友在国外,让他买比较便宜」。

收到快递后,包装盒上的发货地是福建,盒内是塑料包装。我整个傻眼,质问他说,「我好歹在时尚杂志工作过,难道我还分不清真假吗?」但他拒不承认,说这是为了避税、先转运到福建再寄来北京的,还反问我,「我给你买的东西,你穿就行了,为什么这么物质,还要追求它真假呢?」

在这之后,他就成天念叨着「哎呀,为了给你买这个衣服,我的老底都没了」。于是,我负担起了我们每天的生活费。

大年三十,他甩给我500块钱红包,我还以为是新年红包。结果他跟我说「买点菜吧,我想吃虾仁饺子、红烧排骨」。那个年夜饭我做了九个菜,500块钱甚至连买好一点的食材都不够。

2019年的情人节,我提前准备了他最爱吃的白色草莓。那天下了雪,我徒步走去星巴克,给他买「情人节限定摩卡」。回到家后,他已经一个人把草莓吃了。我问他今天有给我准备礼物吗?他说,「我刚吃过饭了,我帮你把饭热一下。」我忍无可忍,生气地把他赶出了家门。

没错,我们在一起三个月,他在我家住了三个月,一分钱房租也没帮我分担。

03.体育生男友在「双十一」前玩失踪,让我不要打扰他秒杀

讲述者:白小白

他是我在北京谈的第一任,一米九,190斤,大络腮胡。他是北京人,儿化音非常重,但讲话一定要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

他爱打篮球,平时喜欢穿跨档的哈伦裤、篮球鞋;甚至谈过女朋友,言行举止都让人联想不到GAY。

是我主动追的他,当时觉得他又有胡子、又高大、又爱打篮球,但在一起之后,发现他真的很抠门。

冬天时,他喜欢戴一个紫色的流苏围巾,他说是他前女友的包臀裙,「这个当围巾很好用」。

那年的双十一,我跟他说我想买点东西,问他有没有想买的,他直接回复了一堆东西,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我怎么给他发消息都不理我。

直到一个小时后,正好过了12点,他才回复我说,「你烦不烦啊?不要打扰我秒杀!」

我内心愠怒,但还强忍住怒火,「我想着双11给我们买几样情侣的东西,想问下你要什么颜色的」,他只说,他不喜欢情侣的东西。

我问他买了什么,他说买了篮球袜、护肘和给一些父母的东西。我说「那我有什么吗?」,他反问我「你自己不是买了吗?」

00.最后

@泼辣小丁 承认,他过去很容易被雄性气质很强的男性所吸引,而把自己代入到弱小、无助和希望被保护的角色——这在亲密关系中是大忌。他过分地希望能找到一个爷们的伴侣,反而使得他成为在感情中付出更多的一方,给了那些不愿意努力的「纯爷们」很多可乘之机。

「小气」,可能不仅是物质上的锱铢必较,还是容不得他人质疑的心胸狭窄。男性化的外表让他们在恋爱市场中占据优势、能容易获得青睐,长此以往,也就视之为理所当然、乃至忽略了心胸气度的自我修养。

「纯爷们」和straight-looking在GAY圈备受追捧,但很多时候,他们才是披着大人外壳的小孩。打破对男性气质的崇拜和迷思,才是「为母则刚」的最好回应。🌈

相关推荐:

  1. AA制的夫夫后来分手了吗
  2. 同志夫夫撕X大赏,现在开始
  3. 逃离异性婚姻的“找固”直男
  4. 废品收购与油烟清洗的同性爱
  5. 去男神老家同居的GAY,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