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小区一共有三对同志夫夫。因为都是性少数,我挺希望认识他们的。我邀请过他们来我家吃火锅,也提议开车带着宠物去周边玩,但是都被婉拒了,」邪王说,「因为他们觉得我俩在社区里太高调了,担心和我们走得太近会暴露他们的性取向。」

邪王和他的男友生活在乌鲁木齐一个拥有几百户住户的小区里,在这里是一对尽人皆知的「同性恋夫夫」。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遭到「特殊对待」,反而和社区的商贩、邻居达成了一种友好的邻里关系。

不管是向整个社区出柜,还是与邻居友好地生活,即便是在北上广深,这似乎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01.欢迎来到崇尚男性气质的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是一座看重「男性气质」的城市。

邪王说自己是一个共情能力很强、很敏感的人,小时候看到电视里弱势的动物被强者猎杀时都会哭。一次父亲看到他在看『动物世界』时哭了,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告诉他男生不能哭。

在上高三时,邪王的父母已经离异多年。母亲从邪王的日记本里发现他喜欢男同学的秘密,还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父亲。那天放学父亲出现在校门口,邪王以为父亲是找他有事,结果父亲当着同学的面一把拽起他的领子。两个人撕扯之后,父亲留下一句很难听的话,「你是一个脏婊子。」

在邪王的家里,「男性气质」在更多的时候是优先于「人」本身而被讨论的。

2020年底,邪王得了抑郁症,家里人得知情况后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男孩子不应该得这种症,男生不能软弱,就算天砸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

异性恋语境下,男性气质的推崇并不罕见,但在乌市的男同社群,「阳刚」也被写进了「男德班」的班规里。

「东北和西北都是能给人留下彪悍印象的地域,但是东北因为反串文化可以有母0,乌鲁木齐却不可以,即使是0也不能母,」邪王说,「在这里母0是没有市场的,打开Blued,所有的0都在往公0发展,1也会把『娘勿扰』写在上面。」

这里的小受们也是言行一致,邪王对淡蓝说,「在KTV局里,0可以站在桌子上母,但是出了门,钥匙一定要挂在裤腰带上,抽烟还要用大拇指和食指掐着抽,显得特别MAN。」

在性别气质如此二元对立的环境里,向周围人出柜几乎等于「找骂」。

02.小区工作人员的脸上露出那种腐女「终于磕到了」的笑容

2017年,邪王和男友在乌鲁木齐共同买了一套房。当时因为资金不够,不得不把装修的时间延迟到2017年底,但那个时候所有的邻居都已入住,因此两个男主人的装修队也成功引起了别人的注目。

装修快尾声的时候,邪王接替男友去现场监工。同层的邻居看到监工换成了另一个男人之后便跑过来闲聊,「这是谁买的房子?」

邪王说是他们一起买的。邻居又问他们俩是不是兄弟,结果邪王直说他们不是兄弟是情侣。邻居听完当时愣了一下,「哦」了一声就回家了。

邪王夫夫原本只有一张小区门禁卡,为了出行方便,他们还需要再办理一张。帮忙办理的包户干部问他们是啥家庭关系,邪王也毫不隐瞒,说是爱人关系。包户干部拿起身份证资料又看了看,「是两个人男生吗?」邪王回复「是」。

包户干部是一个92年的男生,他对邪王的同志情侣给出了更多的包容和关心。在填写完表格后还特地询问了几个问题:「在一起多久了?」「是一起买的房吗?」最后拍照的时候,邪王说自己竟然在包户干部的脸上看到了那种腐女「终于磕到了」的笑容。

包户干部的关心甚至还在无意间帮助他们在整个小区「出柜」。

为了严控疫情,邪王所在的小区每两周要做一次核酸检测,每次所有住户都会在小区广场中央集合。有几次邪王男友是在单位做的检测,所以邪王就自己一个人下去检测。每次包户干部看到邪王自己一个人来,都会热情地说,「你们家那位呢?」「你对象怎么没来?」

因为邻里关系比较紧密,再加上两个人男生日常地进进出出,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对同志夫夫。

但是小区的邻居并没有「特殊对待」这对夫夫,彼此和谐共处。

隔壁住着的一对老人知道邪王夫夫的关系后,爷爷说「自己过高兴就好了」。每逢过年,老人家会送给邪王夫夫他们自己包的饺子,邪王夫夫也会在生活中照顾老人家,知道他们不会使用智能机,就经常帮他们线上交电费,还会帮忙传达小区的通知。

小区内仅有的两家超市对邪王夫夫也很热心。上次邪王出差回来,超市老板向邪王告状,「你前几天是不是出差了?你们家那个自己在家不好好吃饭,有时晚上就买一个苹果和一根黄瓜就完事了,还有一次半夜三四点下楼买东西吃。」邪王马上应下来,「我回去问他。」

夫夫关系能被小区接受实在令人惊喜,但更多的夫夫在较为封闭的环境里会优先选择没那么高调地生活,邪王对淡蓝说,「很多人不愿意出柜,社区里的另外两对夫夫就对我们俩敬而远之,他们有的是租的房子,可能担心因为自己的同志身份而被房东赶走。」

毕竟向所有人出柜是有风险的,需要足够的勇气。

邪王在面对所有人时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勇气,他说这份勇气来自于母亲。

03.因为母亲的支持,「天上下刀子也没有事情」

母亲在发现邪王是同性恋之后,整个人的情绪处在一种歇斯底里的失控中,摔杯子、撕床单,还破口大骂命运的不公。

但是在继父的开导下,第二天母亲就向邪王服软,对前一天的情绪失控感到抱歉,还说她其实很早就有预感自己的儿子喜欢男生,只是不确认也不想接受。

邪王知道,母亲第二天的接受也只是被逼无奈的妥协,真正的转变发生在2017年。

2017年,邪王遭遇重病,险些送命。在住院的两个月里,邪王男友一直陪伴左右。母亲正是看到他男友细心照顾的样子,才开始接受邪王是同性恋的事实。因为在母亲的心里,最接受不了的是自己的儿子可能会孤独终老,而现在,邪王的男友在母亲看来是一个值得信任、可以陪伴终身的那个人。

后来母亲还参加了当地的亲友会,和其他的同志妈妈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交换感受。而这份接纳,也让邪王在面对社会时,有足够的勇气不避讳谈及自己的性取向。

他说,「我最在乎的人(母亲)在我出柜之后给了我最大的支持,让我可以在之后的日子里勇敢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如果对方愿意做朋友咱们就做,入不了一些人的法眼我也不在乎。因为最在乎的人已经给过我支持,天上下刀子也没有事情。」🌈

相关推荐:

  1. 当骂我伤风败俗的邻居,让我为她送饭
  2. 在小镇GAY圈做个著名男同
  3. 同志夫夫相恋12年,5岁儿子是证婚人
  4. 70后同志净身出户,在他向妻子出柜以后
  5. 形婚逼我出了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