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父亲接受同性恋?

同志和他们的父亲,一想到这样一组关系,几乎所有人都要皱起眉头。

弗洛姆在『爱的艺术』里对「父母之爱」的阐述,似乎能解答这段复杂关系的根源。在他看来,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你只需是母亲的孩子,什么都不做就能赢得她的爱。而父爱不同——

父爱是有条件的爱。这种爱的原则是:「我爱你,因为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因为你尽了职责,因为你像我。」在有条件的父爱中,我们发现与无条件的母爱一样,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消极的一面就是父爱必须有报答,如果你不按他所希望的去做便会失去他的爱。父爱的本质在于:服从成为主要的美德,不服从乃是主要的罪孽一一以收回父爱作为惩罚。积极方面同样重要。既然父爱是有条件的,我们就可以想办法获得它,并为此而努力;他的爱不像母爱那样不为我们所控制。

所以许多人对父亲的情感常常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憎恶他的霸道与不解人情;另一方面,他们又极其渴望他的肯定。这一点,在同志身上似乎表现得更为明显,在经历了童年对父亲短暂的崇拜之后,我们几乎一生都要轮流成为这两种情感的奴隶。

无论是从理论上看,还是从我们的所闻所见来看,父亲好像都比母亲更难接受孩子的同志身份。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01.我出柜的那天,我爸哭了一晚上

讲述者:小马

大二的寒假,我和初恋男友分手了,心里很难受,心想爸妈能开导开导我,我觉得我爸妈挺开放的,就想着干脆在网上来个直播出柜。

我开着直播,只播放声音,就当着爸妈的面儿,在他们看电视的时候出了柜。我跟他们说我不喜欢女的,说完之后,我爸立马就发火了,开始冲我吼。然后我就和我爸对吼。

他说,「你就不能找个女孩子结婚生子吗?」

我说,「我要是个闺女,你想让我找一个同性恋结婚,祸害我一辈子吗?」

他说,「丢死人了,老马家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他一直在教育我,但还好没有动手,然后我就跟说了我喜欢男生的原因,以及同性恋不是一种病。

我爸也比较犟,什么都听不进去。我说你要不信我,就自己去网上查。然后我就回自己房间哭去了,没有管他们。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爸还是像平时一样做好了早饭。我俩在饭桌上,一开始都一言不发,默默吃饭,他见我一脸不开心,就跟我说,他上网查了,他觉得他可以接受我,让我别这么难受了。再后来,我问我妈那天晚上我爸的情况,我妈才跟我说他哭了一夜。

到现在,我们全家都没有再提过这件事儿,他们也没有催过婚。

从小我和我爸的关系就非常好,其实他就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公司里做HR,也没什么大本事,赚的也是全家最少的,但他最能哄我妈开心,我觉得他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他一直身体力行地教育我,人活着一定要保持乐观。

02.男友在我家洗澡,正好被父亲撞见

讲述者:Chris

那时我暑假在家,直接把男朋友带到了家里,下午我们俩要出去玩,他去洗澡了,我就在旁边刮胡子洗脸,中途我爸突然回来了,但是我没有听见。我男朋友当时洗完澡,出去穿衣服的时候撞见了我爸,然后立马跑回来告诉我了。

我内心其实毫无波动,因为说实在的,他从来都不怎么管我。但我还是有些心虚,当时就和我男朋友确认「口供」,说他是我同学,待会儿要一起出去玩,太热了想洗个澡。

然后我们就这么跟我爸说了,他就「哦」了一下,然后说,「那你们出去玩注意安全。」我心想,那么轻松?

那天晚上我差不多11点回到家,我妈来找我,关上房门说,「你老爸说你同性恋?还带了个男的回来?他说你还骗他是你同学,他其实都看出来了。」

我当下其实有点懵,但心一横就鼓足勇气跟我妈出柜了。我妈说,「我没有问题,不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但他说要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他觉得你有病。」

我爸知道我妈会去找我,当晚他直接从鞋柜里拿了一把雨伞,用它敲我的头,打在我的身上,边打还边说,「知不知道父母养你多辛苦?!」我当时想的是,他除了赌还做了什么?真的,他成天出去赌博,打麻将少了20块还要找我妈拿,对我们俩不管不顾。

第二天下午一起出门,他还是那个态度,我也听出来了,他不是觉得我有病,他是好面子,怕被亲戚知道了没面子,我实在忍不了了,就直接跟他说,「反正你从小到大都不管我,你和老妈离婚之后,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以后不要找我。」

那时,我爸妈正要离婚。后来我从我外婆口中听到,他还家暴我妈。

我们果真「断绝」了父子关系,5年了,有时我内心容易变得脆弱敏感,好在我妈的乐观影响了我。

03.出柜后,我爸说支持我去做变性手术

讲述者:色缘之海

我在确定自己性取向的时候,就决定要出柜了。

为此,我准备了五年。我买了李银河的书籍放在家里,我爸会偶尔接触到;看到涉及同志话题的电视,我也会和他们沟通;我还把我相处了一年的男朋友(现在是九年了)带回家……出柜那天,我先告诉了我妈,但我怕她一个人承受不了那么多,所以我让她去跟我爸倾诉。

当时我认为,母亲比父亲更容易接受这件事。但其实,要说更深一点的谈话,是发生在我和我爸之间。

我妈告诉我爸后,第二天我就发现他的眼睛特别肿,晚上他突然郑重其事地跟我说,「你既然喜欢男的,那就去做变性手术吧,爸支持你!」

当时我就无语了,跟他说,「我是男的,我也喜欢男的,这就是同性恋。」

接着他又问我,「那你们怎么发生关系呢?」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然后他又追问了一个关于「如何发生」的问题。

「嗯」了一声,低下了头。

没想到他说,「你能觉得好就行,以后不会再逼你结婚了。」

我爸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能这么快接受,我觉得只是简单地因为,他对我与生俱来的爱吧。孩子无论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我父母对我特别宽容,我成年后,我的决定都是由我自己做的,他们对我非常放心。

其实我家里人都特别固执,但同时又彼此特别包容。在我印象中,我爸只动手打过我一次,再没有第二次,那一次后,他还自责了好久。

今年我妈去世了,我爸现在经常跟我谈论的话题是,想让我领养一个孩子。他只是希望让我再多一个陪伴,因为他知道我特别喜欢孩子。

我爸虽然只上了小学,但是他是一个特别喜欢钻研的人,在家里喜欢做各种手工,对机械类比较感兴趣,同时也喜欢乐器。

我上学的时候,我爸自己做了一把二胡和一把吉他,然后自学乐谱,在家练习。但是因为打工和我母亲的病情,他没有继续下去,更多的时间都给了这个家,尤其在我妈将近二十年的患病期间,基本上都是我父亲一个人在照顾。他真的很伟大,伟大之处在于他有责任,有担当。

00.最后

该如何接纳作为同性恋的孩子?这个问题,恐怕几乎所有的父亲都很难给出标准答案。

在和以上几位讲述者聊起自己父亲的时候,总能想到韩剧『请回答1988』中的一个画面:女主角德善在经历了诸多父母的偏心对待后,终于在一天晚上得到了父亲的诚心道歉。

两人坐在路边,父亲对女儿说,「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人们在说起「父亲」这个词的时候,常常会用很沉重的词来修饰它,比如「父爱如山」。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的,我们大多数人的父亲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就有普通人的缺点,当然了,也有普通人的可爱之处。

我们需要意识到,父亲也是一个「职业」,有人做得好,有人做得不好。学会如何去爱他,或者学会如何与他和解,都是我们的人生必修课,就像他养育了我们,我们也成了他的必修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