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攻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

「他们明明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

脱口秀演员杨笠的吐槽,像一只花花蝴蝶振动翅膀,除了让「普信男」这个词火速出圈,也让人们察觉到「普信攻」的存在。可能是圈内普遍存在「攻崇拜」,让「普信攻」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存在感。

「优质找优质」「你是不是爱上我了?」,有些普通的攻自信起来,能让维纳斯闭嘴惊艳。

在「普信系」的语境里,自信失去了它的原味,变成了盲目自恋、令人不舒服的自恰。175四舍五入是182,穿上白袜就自称体育生,在普信攻的世界观里,TOP人均超能力,一日成攻似乎就是终身成功。

今天,我们和3个普信攻的密切接触者聊了聊,试图找到普信攻不努力的孽力源头。

01.普信攻的自信是依赖自身属性的散沙,走两步就散了

讲述者:邪王真眼

很不幸,我男友现在开始上升「普信攻」了。

和他在一块已经五年整,刚在一起时还好,步入今年之后,我就发现他有点不对劲。

他喜欢当中央空调,同样是安慰人,他总能暖到别人心窝里,所以对他暗搓搓有好感的受不要太多。可惜他不自知,还动不动攒局让我们坐一桌子……说个话我都得和别人斗智斗勇,捍卫我「正宫」端庄典雅的形象。

在朋友面前,他比较容易忽略掉我的感受。有次三个半小时的饭局,他跟我说话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剩下的时间,他都在安慰一个刚分手的老朋友,甚至一度依偎到一块儿,耳鬓厮磨。

刚在一起我赚得多,房贷、车贷、家具都是我花钱添置的,而他只是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农村出身,也没上过大学,只有中专毕业。自身条件偶尔让他自卑,他觉得被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

后来因为疫情原因,我辞职在家创业,他也去4S 店里做了汽车销售,收入的天平逐渐倾斜向另一端。也许是腰杆直了,他时不时会冒出命令式的口吻。以前家务都是他在做,现在他就会经常说「你看你天天在家,衣服也不洗下」之类的话。

甚至有时候还会说,「得亏你跟了我,不然你该咋办。」

跟他在一起这五年,我父亲去世,家里经济情况变得很糟糕,我自己也变得有些抑郁,就这样他还能不抛弃我,让我心理上觉得这日子再怎么整,有他在起码有个兜底的保障。

我发现吧,圈子里受比攻更自强,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据我观察,圈子里受的学历、工作能力、收入水平、表达能力,往往比攻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受更容易坦然接纳自己的与众不同,破茧成蝶,而攻总会给自己背上传统世俗的思想包袱。

另外,越是在某方面「表现得好」的攻,貌似越普信。可能是因为在这件事上的获得感多了,就会让他们有种受比攻低微的错觉。「 你赚得多,你学历高,你地位高又能怎样?还不是要开口叫爸爸?」这就是他们的内心OS。

很多时候,你会发现普信攻自信的点,只在于自身是攻而已。一旦你把这个属性和他这个人割裂开,就发现普信底下藏的全是自卑。

所以,我们只要不承认他是攻,就可以在别的方面全方位降围打击。

02.我的礼物被普通的他扔进了垃[lè]圾[sè]桶

讲述者:盖盖

无意冒犯狮子座,只是我被一个狮子座「普信攻」伤过。

朋友圈的照片里他笑得好灿烂,他很坦然地接受自己的瘦,有在运动但没有追求变成肌肉男,我很钦佩他和自己相处得这么好。

他喜欢的电影我也喜欢,每次看完电影他都写短评,吐槽也很有趣。因为电影,我们之间开始有了互动,慢慢的我就陷进去了。我司逢年过节都会出礼盒,寄给友商和客户,我要了他的地址,给他寄了两次。

有一次是零食礼盒,他收到后还在朋友圈晒图,虽然也没提到我,但我还是有点小雀跃。

过了大半年吧,我向梁静茹借到了勇气,终于主动出击,忐忑不安地问他要不要见面,他答应了。

见到他时,我有点诧异,怎么说呢?感觉他是一个被滤镜保护好好的一个人。说他是照骗也不准确,总之就是普通吧,像我一样普通。

第一次面基像熬鹰,也像上网课,从晚上9点到11点,他滔滔不绝地分享了自己的四段感情,我被迫听完。故事大同小异讲了自己怎么被追、对方不想分手、如何挽留自己,还盘点了一下别人送过他的礼物。

他还告诉我,他有个小习惯,他会收藏别人的夸奖,不时地回看。

我提到了我寄礼盒这件事,他说「原来是你寄的啊」,因为寄件信息署名的是我司,所以他不知道是哪个粉丝送的。零食的礼盒他吃了,中秋的礼盒他扔了,他说不爱吃月饼,里边的周边也很LOW。他拆开快递匆匆看了眼,就丢进了垃圾桶。

我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他的直率有溅射伤害到我。约会的过程中,我有几次出神:「 不喜欢也别浪费啊,扔的时候垃圾分类了吗?」最后,我甚至幻听到梁静茹的歌声:「 你挥霍了我的崇拜」。

后来,我们就没有后来了。

许愿老天爷没收他的自信吧,可别让他做攻了,ball ball了。

信女,愿意一生做0.5。

03.我是个矮攻,但我试图成为更好的攻

讲述者:良柯

「头像是我,你不满意?」

我碰到过那种大叔攻,上来就极为自信。他发张自己的照片,上来就问我喜不喜欢,可年龄比我爹还大,我:???他还说要给我花钱,可我又不缺钱。好家伙吓得我赶紧结束聊天。

攻的世界不需要努力?为什么我一个攻就特别焦虑呢?

哦对了,因为我只有174,淦!有些受直接要求178以上啥的,我就直接失去了择偶权。

我想提高学历,做一个温柔而且有担当的人,还想拥有自己想要的经历、培养真正喜欢的爱好等等,做一个备受认可的好攻。我试图成为更好的自己,所以在很多方面都有点焦虑。

最近我在健身,我想身材迟早会改变的,所以在这方面其实还好,还没有什么焦虑。我在Blued上发了一条显身材的动态,哈哈哈好家伙,那几天私信快疯了。不过皮肤实在不咋地,毛孔粗大啥的都有,易过敏,烦死了真的,手摸一下可能就红了。

我觉得自信是每个人必须具备的,但超越自身条件的盲目自信就不合适了,比如有的人瘦得像排骨还宣称「薄肌」。

人普通不可怕,可怕的是盲目自信,或者没有自信,而我以前就是后者。

我以前非常自卑,被恶男同学攻击外貌,我高二还曾想过要自杀。现在我能笑着说这些,真得谢谢我妈。去年我和我妈出柜了,她让我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想。

人这一辈子,活成自己最重要。

正是因为我的遭遇,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变成「普信攻」了,我知道我缺什么,我也在不断地塑造新的自己。做一个谦虚且自信的攻,我觉得挺好。

00.最后

有时候,老天赐与攻的性吸引力赋予他们过分的自信和过少的耐心,扑向受的学历焦虑、身材焦虑、年龄焦虑、颜值焦虑,遇到「普信攻」似乎就会刚刚好地自动绕行。

生而为攻,他很轻松。

当然,并不是所有看似活得很轻松的攻都是普信攻。有的攻天生糙汉,让他们和穿搭、护肤、一切精致天然隔绝;有的攻低欲望消费,资本营造的焦虑营销,很难真正的蛊惑、甚至靠近他们。他们或许自信,却不自负。

普信攻之所以不受欢迎,不是因为别人的羡慕嫉妒恨,而是他们看不清真实的自己,还会利用比较优势捧高踩低,太过油腻。

不要那么多戏,我们都是普通到尘埃里的人,普通到仅仅想在亲密关系里得到爱和被爱。🌈

相关推荐:

  1. 古典TXL VS 现代TXL
  2. 男同的春药,直女的鉴GAY神器
  3. 大叔受真的有市场?
  4. 20年前的GAY圈黑话,你知道几个
  5. GAY圈假体育生大曝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