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5日,曾主演同志电影《在勾引中学会爱》的马铭远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了和男友姚煜在美国结婚的照片。

照片里,两人穿着同款情侣西服,笑容甜蜜。马铭远戴了一条红色的领带,而姚煜打了一个金色的领结。

婚礼上的姚煜(左)和马铭远(右)

马铭远写道: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明明办或者不办这个仪式,领或者不领这一纸文书,对我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分享,想要被祝福,因为这是大多数人一生中,为数不多可以自动成为主角的时刻。

结婚前,两人进行了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十年前那个高三的夏天,马铭远第一次向人袒露自己喜欢同性的秘密,而这个人正是姚煜。

“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马铭远出生在河南一个普通家庭,妈妈从小对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读书是你唯一的出路”,讲得多了,他就真的听了进去,并且喜欢上了“努力后比别人有更好成绩”的正反馈。

高三那年,在全国物理竞赛中获奖的马铭远,被保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不用参加高考的他,提前半年,被中科大的学长拉进了专门为保送生建的QQ群。学长的本意是让保送生们提前学习大学课程,每天都在群里布置作业。但马铭远不喜欢做作业,只喜欢水聊,在群里十分活跃的他吸引了群内同届保送生姚煜的注意。

姚煜点开马铭远的QQ空间,看到一条关于《爱情公寓》的内容,主动加了马铭远为好友,问他“你不会现在才开始看《爱情公寓》吧?”两人开始天南海北的瞎聊。两个月后,姚煜给马铭远发来一条消息,“我去找你玩吧?”

高中时期,马铭远像别的男生一样,也谈过女朋友,但总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直到另一个男生出现,他本能地感觉到,当他和女朋友相处时,总希望还有其他人一起,而和这个男生在一起时,总希望身边没有别人。马铭远醍醐灌顶,莫非自己喜欢的是男生?但他并不敢把秘密告诉任何人,老家民风保守,身边从没有任何人提起过同性恋的相关话题,一直专注于学业的他,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相关资料。那时候的他,曾经想过“怎样才能改变自己“。

当姚煜说来找他时,马铭远并没有往别的地方多想,只是觉得“他胆子好大”。马铭远的同学们都在备考,他一个人在家正愁没人陪他玩。当时中科大承诺奖励马铭远两万元奖学金,他打算一万交给母亲,一万自己留着用。尽管钱还没有到手,为了迎接姚煜的到来,他专门找手头富裕的同学先借了几千块钱。

第一眼见到姚煜,马铭远感觉“和想象中的样子不太一样”。当时和姚煜一同而来的还有一个女生,白天三人一起出去玩,晚上女生住酒店,姚煜就住在了马铭远家。马铭远的妈妈听说来的是儿子未来中科大的同学,隆重地招待了姚煜。几天相处,马铭远感觉姚煜似乎比同龄人要更有主意。

有一天,原计划早晨出发去洛阳的火车晚点停运,马铭远带着姚煜回家补觉,朦胧间两人身体触碰到了一起。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马铭远对姚煜说“我跟你说件事,我发现我好像喜欢男生。”空气凝固了几秒,随即马铭远听见姚煜镇定地说了三个字“我也是”。十年后,马铭远回忆起这段经历时,依然清楚记得当时狂喜的心情“原来这个世界上我不是一个人,更惊讶的是,他说起这件事情竟然可以那么平静又自然。”

高三时的两人互拍

此后,两个人觉得哪里也没必要去了,一起呆着就开心得不行。马铭远带姚煜去逛各种他平时喜欢去的地方,吃他平时喜欢吃的东西。之后,姚煜又带马铭远去了他的老家安徽。让马铭远意外的是,姚煜早已向一些要好的同学出柜,在介绍马铭远时,姚煜很自然的说“这是我男朋友”。姚煜同学们平常又热情的反应,让马铭远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在和坦荡,他迅速和大家打成一片,以至于回老家时,他对姚煜的同学们也产生了不舍。

等待开学的时间里,马铭远第一次感受到了相思之焦。开学后,物理系的姚煜和少年班的马铭远,分在了不同的宿舍。军训时,姚煜每天早上都会先买好早餐,然后带到姚煜的宿舍和他一起吃。两人经常到对方的宿舍睡,一年后马铭远干脆申请搬去了姚煜的寝室,此后的三年里,两人大部分都挤一张单人床睡,室友们也都习以为常。

在勾引中学会爱

马铭远入校之前,他的一位师兄以自己亲身经历为原型,创作了一篇同志小说《在勾引中学会爱》,在中科大的BBS里流传甚广。一群对电影感兴趣的校友,打算将小说改拍成电影,找遍了周围,也没有找到适合出演男主角“吴双”的演员。

选择校园社团时,马铭远主动加入了自己最感兴趣的话剧社,在社团的公开演出中,他被安排了一个跑龙套的角色,这让从小习惯了当“主角”的他心有不甘。所以当剧组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到他时,他一听说可以演主角,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故事发生的时间比马铭远的大学生活要早很多年。当时还没有同志社交软件,大家识别彼此的方式主要靠眼睛观察、言语试探和同志聊天室。故事里的吴双和好友薛磊在图书馆同时发现了帅哥陈为,故意偷走陈为的红宝书,与他相识。

剧情以校园恋爱为主题,又在日常熟悉的场景里拍摄,让马铭远不用刻意入戏,就自然都在人物的状态里。片中两个主角谈恋爱的方式,就是一起上自习,一起去食堂,一起去逛同城的另一所大学,也正是马铭远和姚煜的日常。

《勾爱1》剧照 吴双和陈为

校园剧组的预算可想而知,马铭远在拍摄时大多时候都穿同一套衣服,白色的衬衫加米色的裤子。当时是夏天,在外边拍摄一天会流很多汗,晚上回去也都很迟了,姚煜每次都会不声不响地帮马铭远把衬衫洗好晾好,让他第二天拍戏时可以穿到干净的衣服。

勇敢去爱的主题,加上对校园同志生活状态的真实还原,让这部原本只是拍来玩玩的学生作品,在网络上快速传播,收获了一批忠实的粉丝。一些粉丝自愿参与众筹,让剧组得以在一年后续拍了《在勾引中学会爱2》。

承接《勾爱1》“然后他们走到了一起”的童话式结尾,《勾爱2》更多的刻画了同志群体面临的困境。陈为毕业出国,与吴双分手,吴双从体育老师王运超那里获得安慰,与他相爱,但又要面对王运超结婚的压力。

两部《勾爱》真实呈现了大多数校园同志都面临过的人生课题:认识自己、恋爱探索、毕业分离、结婚压力。这些课题,除了戏里体验,在戏外的真实生活中也一个一个逐渐向马铭远走来。

玻璃珠与首饰

青春年少,总免不了被不同的人吸引,马铭远也不例外,这让他陷入了迷茫。他和姚煜的相遇,像是上天的安排,在他自我探索的挣扎期,姚煜从天而降,两人一下子就走到了一起。“就像武林外传的郭蔷薇,世界有那么多可能性,该不该为了小时候的玻璃珠就错过长大后的首饰?”

“我开始怀疑,不受理智控制的冲动是不是比理智下的感情来得更特别。我义无反顾地尝试了和别人交往。当真正相处起来,却不自觉总会拿新生的关系和之前磨合过的关系相比,不断地怀疑自己有没有选错,于是一点事就会让我压力倍增,这样的状态自然就很难走下去。”

“见过了足够的人,最后慢慢改变了想法。荷尔蒙的冲动是很美好,但是并不特别,所有的激情都会退却,最终发展出适合自己的,让自己舒服的,同时还能拉着自己向着更好的方向走的关系,才是真正难得,真正值得珍惜的。“

经历过考验之后,马铭远和姚煜重新走到了一起。《勾爱2》的现场制片王盛宇回忆,拍《勾爱2》时,姚煜虽然不怎么出现,但每次私下聚餐,他几乎都会参加。“他们非常默契,每次马铭远一个人点菜就够了,姚煜总是非常安静,不太说话。有一次收工特别晚,大家都饿得不行,姚煜买了麦当劳,等着马铭远,我们都羡慕得不行。”

拍摄《勾爱2》的同时,马铭远和姚煜也像剧中的吴双和陈为一样,开始面临毕业选择的考验。

马铭远说,在中科大,绩点就是硬通货,绩点最高的通常默认的选项就是出国,绩点稍低一点的,一般会选择保研,其他的才会考虑直接工作。被分到少年班的他,由于同时学数理化三科,又都是最高难度,以前那种稍微努力就能比别人考得好的成就感不复存在,绩点一直上不去,所以当时他的第一想法是能保研就不错了。但姚煜的绩点一直非常好,出国留学的选择范围非常大。

马铭远对出国并没有信心,但姚煜坚定地鼓励他,不试试怎么知道。“想和他在一起当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相信我可以,给了我很大的鼓励”。马铭远开始制定计划,主动选择一些更容易获得好成绩的“水课”提高综合绩点,同时备考英语。

马铭远和姚煜都选择了物理系作为留学的申请方向。姚煜提前收到了包括南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在内的多个Offer,同样申请了南加大的马铭远,却一直没有等到消息。美国大学Offer的截止日期通常都是4月15号,到了4月14日这天,姚煜认为不能再等了,他鼓励马铭远赶快写信向南加大询问。让马铭远和姚煜惊喜的是,南加大还有空缺名额,而马铭远正好在考虑范围之内,正是这封主动的询问信,让他获得了最后的机会。

收到Offer的马铭远欣喜若狂,有一种冥冥注定的感觉。他知道姚煜是放弃了其他排名更好的学校,选择了南加大,但姚煜从未表达过丝毫的犹豫。姚煜对马铭远说,南加大在洛杉矶,地理位置好,中餐也多,不仅可以免学费,在物理博士学位之外,还能同时多修一个计算机的硕士学位,未来更好找工作。但马铭远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姚煜虽然也有可能选择南加大,但绝对不会毫不犹豫。

至今,马铭远还留着几张照片,是两人签了南科大的Offer后,一起在中科大的校园里散步时照的。4月的合肥下着小雨, 他们撑着伞在校园里慢慢地走着,打算未来一直一起走下去。

雨中散步
“你倒是和我来真的啊 ”

洛杉矶阳光明媚,但刚到美国的二人,对语言环境还不太适应,除了学校周围,哪里也不敢去。对外交流的责任主要落到了更外向的马铭远身上,有时候一着急,马铭远也会对姚煜发脾气,“你怎么不去说”。但安排行程、订机票、订酒店、找公寓这些做计划事情通常都由姚煜负责。

去美国前,姚煜提前订好了一个公寓,二人告别了多年在宿舍挤一张单人床的生活,进入了真正属于彼此的二人世界。搬进公寓的第一晚,由于不会用美国的水龙头,他们都没洗成淋浴,只能把厨房洗菜盆的水放满,姿势狼狈。

做饭主要由马铭远负责,由于父母离婚,马铭远从小学六年级暑假起就经常自己在家,很早就学会了做饭。二人购置了很多以前没机会用的厨具,马铭远也开始慢慢尝试一些家常菜之外的复杂菜品,有时成功,有时翻车。

不久后,他们渐渐适应了美国的生活,买了一辆车。姚煜在国内就学过驾照,而马铭远的驾照是在美国现学的。不过,马铭远发现自己的车感不错,慢慢地两人出去基本都由马铭远负责开车,姚煜负责导航和放音乐。开车时,马铭远喜欢听能跟着一起唱的老歌,而姚煜对新歌更感兴趣。常常开着开着,马铭远就会对姚煜说,下一首请放我能够唱的歌。

美国生活

平时学业繁重,加上二人朝夕相伴并不觉得无聊,马铭远和姚煜很少参与更多的社交活动,朋友圈主要集中在同班同学和几个同在洛杉矶的中国留学生,日常看的也是国内的综艺。有时候马铭远也会亲自下厨,邀请好友来家里做客。

毕业前,二人经共同的朋友介绍,去了同一家单位实习,之后都顺利留了下来,如今成为了同一个部门的同事。每天的日常,从一起上课,变成了一起上班,一起健身。为数不多的分开行动是,每天中午,马铭远喜欢睡午觉,而姚煜则喜欢下楼去公寓的游泳池边晒太阳;休息的时候,马铭远喜欢唱歌录歌或玩游戏,姚煜则喜欢追剧。

性格上,马铭远脾气急,姚煜则很难和人正面冲突,生气时,马铭远常常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时间久了,姚煜生气时也会像马铭远一样摔东西,但发泄完了立刻又去捡,让马铭远心有内疚,觉得姚煜是受了自己的影响。

他们没养宠物,但是专门搭了一个“公寓”用来安置这些年积攒的玩偶,有别人送的,娃娃机抓的,也有自己买的。每个“宝宝”都有自己的名字,也有专属于自己的day,轮到谁,谁就可以上床和他们一起睡,他们会跟它互动,给它配音,带他玩。两人甚至担心,以后如果有了孩子,没有那么多精力,这些宝宝会变得很可怜。

从高三那年认识,到一起上大学,一起读博士,再到一起当码农,两个人十年来近乎形影不离。姚煜常对马铭远“开玩笑”,“咱俩要不要结婚?”“你要不要跟我结婚?”问的次数多了,马铭远对姚煜说,“你不要总是嘴上说,你倒是和我来真的啊!”

2022年5月5日,在马铭远生日的前一天,他和姚煜在旧金山的市政厅登记结婚。结婚的消息他们只告诉了一个要好的同事,请假的理由是“参加朋友的婚礼”。

受新冠疫情影响,每对新人最多邀请六位亲友观礼。他们邀请了姚煜同在加州的姐姐和姐夫,以及4位好友到场。婚礼当天,他们带上了两个最受宠爱的宝宝“龟小贱”和“狗狗”,一位细心的女同学为他们带了一束白玫瑰。婚礼通过手机直播给几位天南海北的朋友观礼,姐夫用相机拍下了他们历史性的瞬间。

马铭远说,曾经幻想过这一天,可真的到来的时候,一切都显得如此地理所当然。

婚礼后,二人沿着加州左边临山、右边临海、风景优美的一号公路一路开到洛杉矶。中间有三晚在海边小镇上订了风景比较好的旅馆。到了洛杉矶,他们留了两天和以前的朋友吃饭,然后继续回到熟悉的日常生活。一切似乎什么都没变。

国内如何圆一下这个事

十年前,姚煜去马铭远家玩时,就认识了马铭远的妈妈。大二时,妈妈来学校给马铭远过生日,从两人的日常互动中发现了蛛丝马迹。她向儿子问个清楚,马铭远毫不犹豫地承认了,妈妈立刻感到晴天霹雳,“这个书我们不念了,我带你去看病,砸锅卖铁我也一定要治好你!”

见妈妈情绪激动,马铭远赶紧给姚煜发短信求救。姚煜立刻赶到他们住的酒店。当着姚煜的面,马铭远的妈妈不太好发作,姚煜赶紧把自己了解的相关知识,一条一条地讲给她听,慢慢安抚了她的情绪。

当天晚上,三个人一同在酒店睡下,妈妈睡一张床,马铭远和姚煜睡另一张床。第二天,马铭远送妈妈去车站时,妈妈对他说,那你和姚煜好好在一起,别出去乱来。

距离婚礼日期越来越近,马铭远心中有一个念头愈发强烈,从小他和妈妈就无话不谈,从谈恋爱到同学矛盾,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妈妈和一般的妈妈不一样,总是像朋友一样很愿意站在同龄人的角度理解他。于是,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结婚这样的大事,他心中仍然无比渴望着妈妈可以像以前一样,给予自己支持与祝福,这对于相依为命多年的母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精神依托。

于是某个傍晚,马铭远鼓起勇气在微信上打下了一行字,“妈,我和姚煜准备下周去领证结婚了。” 因为之前没有任何铺垫,正在做头发的妈妈一下子也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从妈妈的回复中马铭远感到了她措手不及的困惑。正如所有中国的家长一样,马铭远的母亲虽然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和他与姚煜的关系,但是亲朋好友的无形压力还是让她不得不对此表示了担忧。

马铭远最后用这样一段话说服了妈妈:“妈妈,结婚是好事,我希望你能为我开心,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本可以不告诉你的,因为这一切既在国内没有法律效力,又不会对我们在美国的生活有影响。可我还是想告诉你,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的支持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微信那头静默了好一会,最后马铭远的妈妈回复道:“我怎么舍得你不开心呢?你是我的心头肉,我们母子之间从来没有秘密。你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吧,请几天假好好放松一下!以后我们一起想想办法,看看跟国内的亲戚朋友怎么圆一下,有个交代也就是了。”

马铭远第一次被感动到给妈妈发去了“我爱你”三个字,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因为觉得肉麻,可是那天晚上的氛围使得这三个字那么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了,那种感觉他至今记得。马铭远说,如果没有妈妈的祝福,他可能依然会步入婚礼,但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又安心。婚礼结束后,马铭远给妈妈发去两张婚礼的照片,特意挑了两张不那么亲密的。

发给妈妈的结婚照 
但肯定要唱歌

2017年,《勾爱2》在网络播出后,许多粉丝自发加入了剧中创建的”勾爱粉丝群“。据群主王盛宇回忆,最多的时候两个群的粉丝加起来一度接近1000人。那一年,马铭远已经和姚煜到美国留学,在做完最后一次宣传直播后,马铭远退出了相关的粉丝群。

“当时对外说的是为了和角色告别。内心真实的想法其实是,我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去参与这些事情,如果还呆在里面,总是会提醒我,我真正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在《勾爱2》里,已经出国的陈为曾给吴双打电话,“你喜欢你现在的专业吗?你想过没有,你出国了,那这辈子可能就要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因为别人改变你自己的生活,强迫自己去适应。”

对马铭远而言,物理系是他当时出国最有可能申请成功的专业,辅修计算机硕士,是他最容易在美国找到工作的方式。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对的,但他一点都不喜欢。

《勾爱2》播出后,曾有剧组找过他,他当时已经在准备出国,只有放弃。后来当那部剧在全国播出后,他专门去看了,想着哪个角色会是当年适合他的。

如今程序员的工作让他每天都身心疲惫,他找过心理医生,也尝试通过写公众号来抒发情绪,但似乎作用都不大。

5年过去了,当年满员的勾爱粉丝群逐渐掉到只剩100多人。就在马铭远结婚前,抖音博主“涛书看电影”解说了《勾爱2》,让这两部沉寂多年的影片重新开始有了热度。马铭远结婚的消息更加点燃了粉丝们的热情。

《勾爱2》剧照 吴双和王运超

在发布结婚照片一周后,马铭远在公众号发布了一条直播预告。5月22日,他在B站上进行了一场直播,得到消息的粉丝们纷纷赶来。

直播开始后,马铭远先拿着唱吧小巨蛋连唱了5首歌,其中包括《勾爱2》的片尾曲。之后,他和粉丝连麦,回答粉丝关心的问题。连线非常踊跃,很多人表达了对《勾爱》的喜爱,主要问题集中在剧情探讨、马铭远和姚煜的感情、同志生存状态等。现场有人向马铭远请教身份认同的问题,马铭远耐心分享了自己的经验,颇有主持风范。

专注于同志电影解说的涛叔在连麦时说,《勾爱》真实的反映了同志的困境和痛点,他非常怀念2010年前后中国同志影像的创作环境。

直播结束后,马铭远感到了久违的快乐和放松。对他来说,继续当程序员,拿到绿卡,早已是一条一眼望到头的既定道路,虽然不快乐,却依然是最理智的选择。他曾经主动切断和梦想的联系,如今虽然不可能改变轨迹,但至少可以通过文字创作和直播互动,让自己逃离生活的烦杂,获得一些真正的开心。

马铭远曾今也想过回国,但国内码农的加班情况及最近的疫情让他望而却步。在另一个层面,如果回国,他和姚煜既有的生活将被打破,他们要像其他同志一样面对结婚的压力。

与国内很多同志相比,马铭远和姚煜有更多的选择机会,但在关键问题上,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同。

5月22日直播后,马铭远开始研究各种声卡设备,以前做学生时没那么多空间折腾,现在是时候为自己的爱好多投入一些了。至于以后的打算,“具体的还不知道,但肯定要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