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40岁的GAY应该是什么样的?

相比30岁的年轻人,见过了大风大浪的40岁TXL,他们的生活经历显然更加丰富。在不惑的年纪里,他们或收起自己的喜怒哀乐被生活包裹着向前,或与相伴多年的伴侣过着甜蜜却也平淡的生活,又或者是风采依旧,激情丝毫不亚于新生一代,时间在他们的身上仿佛什么都没有留下,仿佛又什么都赐予了他们。

人到40,怎样的姿势才最舒适?淡蓝找来几位中年同志聊了聊。

01.40+的GAY,开始学着与年轻人打成一片

顶着名校光环的咔咔(化名)也曾努力健身,把自己的身材打造成众人所羡慕的样子,至今在同志软件上仍然保留着当年健硕的照片,殊不知,他的身材早已不如照片里的那般,岁月总是会在哪里留下一点痕迹的。他也从来没有被年龄的数字所束缚,依旧敢爱敢恨、充满童真童趣,难过了就哭,开心了就大声地笑。

淡蓝曾打趣地问他,「为什么你这个彪形大汉开着一个MINI CO*PER?」

他倒干脆利落,「我这是一种反萌差啊!」

确实,在与咔咔的接触过程中,你一点都不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已经40岁了。除了工作之外,平日里他时不时会来上几把游戏,惹急了还会痛骂对方以作宣泄。

咔咔不仅是外在、心理上都显年轻,在日常的社交活动中,他也有特别的侧重。

一次在地铁上他不小心踩了某位乘客的脚,在连声道歉之后对方依旧不依不挠,几个回合的争吵之后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角泛起了泪花。让咔咔难过的并不是与乘客的推搡,而是他发现身边竟然没有几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来倾诉委屈。

「当年跟我玩得好的早就不联系了,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庭后,我们的距离就远了。我只愿意和比自己年龄小的人交朋友,这样我就觉得自己还没老。」

40岁的他依旧活得像个孩子,会为了寻求和年轻人有更多的交集,而在雪天里开两个小时的车,把自己的Blued定位停留在年轻男生聚集的区域(Blued「影子特权包」了解一下);他也曾为了追求喜欢的小可爱,跑到上千公里之外……

如今的咔咔有一个比自己年轻不少且异地的男朋友,两个人断断续续地在一起三年多。这些年,两人分分合合无数次。对方每提一次分手,咔咔就会跑去痛哭一场;两人关系和缓了,又会欣喜若狂。

「你觉得你们俩现在关系怎样?」我们问。

「分不开了,现在这样挺好的。」他答。

工作、游戏、健身、旅游……咔咔如今还同当初一样,日子好像变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有变。他还会因为工作不顺心而苦恼,也会因为打游戏没有赢而暴躁,还会跟比自己小许多的同志朋友们说说笑笑,乐享人生。

02.40+,是考虑和对象绑在一起生活的年纪

杨波(化名)出生在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求学、工作的每一步在外人看来都十分顺利。重要的是,他还谈了段5年的恋爱。

可惜男友最后还是提出了分手。

促使这段感情宣告失败的起因,是杨波想要拉着男友一起创业。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杨波早已实现了大多数人渴望的「财富自由」,萌生创业的想法是他觉得和男友之间总是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让他不安。

两人在一起多年,也早已同居,可不同的工作类型却让两个人慢慢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许多时候,杨波总是一个人独自生活。

他回忆道,「有一次过生日,说好在一起过,结果男友去陪客户了。等了一晚上,回来时他却是醉醺醺的。」倍感孤独的杨波只能自己想办法排解无聊之感。这样的日子,也让杨波觉得必须去改变现状。

「我的想法没那么复杂,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久了,需要有点什么来把我们绑在一起,就像异性恋的夫妻一样。」杨波的话里带着几分懊恼和不甘。

杨波认为,如果两个人有一份共同的事业,交集就会多起来,或许关系也可以变得好些。于是,他开启了创业之路。从走访调研到确定项目、确定场地、人员,杨波亲历亲为。

一切准备就绪,在最后要投入一大笔资金进行运转时,男友沉默了。

男友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每个月看似不少的工资有一大半都补贴了父母。而创业的这一大笔资金,在杨波看来没所谓,可对男友来说却不是一个小数目。

男友的沉默和躲闪让杨波再也撑不住了,一股脑儿地将自己的委屈都倾诉了出来。

之后,两个人分道扬镳。

男友收拾行李的那天,杨波的心里没什么波澜,就像是对方要出一趟远门,打包了一些用品。

「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只是觉得很可惜。毕竟都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了。」

「那,你还相信爱情吗?」淡蓝问。

「我会一直相信爱情。我不觉得我找不到合适的。」杨波的语气很坚定。

杨波在网上发表的交友帖已经有很多人回复,打招呼的也络绎不绝。他依旧很积极,希望能够找到那位能够跟他「绑」在一起的终身伴侣。

03.40+的年纪,在男友的婚礼现场大打出手

出生在70年代末的刘伟(化名)曾经是校模特队的,家境殷实。由于是独生子,大学毕业后他回了老家,姣好的面容和健硕身材的加持让他在当地的同志社区里小有名气,自然,身边也不乏追求他的人。

其实,年少时的刘伟一直有一个感情稳定的伴侣,也是同乡。2006年,毕业之际他选择了与刘伟一同回到老家,两人也都顺利地进入到了当地的职场。当刘伟以为可以和伴侣就此厮守的时候,才发现从回家开始就是一个太过于天真的决定。

以同志身份在小城市的职场生存并非一件易事。很快,上门为刘伟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他也都婉言谢绝。不曾想,被一番狂轰乱炸之后,男友在举国欢庆北京奥运的那一年向世俗妥协了。

一时间,刘伟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些山盟海誓在此时全部都崩塌了。不甘心的他做了一个在现在看来都很大胆的举动——抢人。

「当时就是一股脑儿想要跟他继续,没想那么多。」刘伟说。

婚礼当天,刘伟一大早就到了对方家里,哀求着对方可以拒绝这场荒唐的婚姻。可现实是,无论怎么挽留都为时已晚。

刘伟整个人再也绷不住了,见到什么砸什么,企图把这一切本该跟他的婚礼砸个粉碎。

众人很快就制止了刘伟的举动。这一闹,人尽皆知,他也心灰意冷。

「我开始怀疑自己,甚至自暴自弃。结婚难道就是在小地方的唯一归宿吗?」抢婚失败后的刘伟陆陆续续也跟不少人在一起过,可再也没有一段感情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用他自己的话讲,「早已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迫于种种压力,2010年,刘伟在圈中好友介绍下选择了形婚;2018年,又在种种的催促声中有了自己的女儿。

如今,40+的他不再意气风发,但也过得坦然,平日里一个人做饭、游戏、健身……周末的时候,偶尔回家看看女儿。

00.最后

这一届40+的同志似乎变得更自信了。

不同于老一辈同志的谨慎度日,今天,越来越多的40+同志不再压抑着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们开始直面社会上的歧视和不公,努力在发展的洪流中找到自己,努力为不平凡的彩虹生活而拼搏。

这样的一群人,终将活成他们最想要的样子。他们给20+、30+的「后浪」打了个很好的样儿。🌈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