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宋梓甫在看到男友发来的那句话时,猛然愤怒。“他凭什么发这样的话过来?两人在一起两年了。平时出去吃饭也都是你来我往的。再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跟谁在一起时间长了,还不偶尔偷个腥?”

宋梓甫又看了一遍那句话,做了两个深呼吸,开始逼着自己冷静。也许分手就是最好的选择。昨晚是他跟男友提分手,也不是一时兴起。宋梓甫说不清楚哪里不对,但就是不想在一起了,觉得累。

宋梓甫第三遍看了那句话。“分手可以,分手费两万。”

偷腥

宋梓甫有“想分手”这个念头已经四个月了。起因是宋梓甫的手机被男友偷看了。宋梓甫去洗澡,男友用密码打开了手机,看到了他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对方是宋梓甫新认识的床伴。两人有过一次关系。当然,宋梓甫肯定不会在男友面前承认这些。

要是以前,宋梓甫会找一些理由,比如认识很久一直没有删掉啦,比如就是聊聊没有实际的行为啦,比如只是吃个饭啦……但男友发现的对话,很难掩盖。对方说宋梓甫那一次的表现很棒,还发了两人激情时刻拍下的视频。这就百口莫辩了。

宋梓甫见掩盖不了,索性挤出了眼泪,“是我不对在先,要不然咱们分手吧!”果然,听到“分手”两个字,男友慌了,“我就是好奇,打开看看。”宋梓甫一听他这个语气,心里有底了,估计男友背着自己也做了类似的事情。

那次之后,宋梓甫改了手机密码。半个月后,男友有些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要改手机密码?”宋梓甫冷笑了一下,“你不偷看我的手机,怎么会知道我改了手机密码?”“我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密码告诉你了,你可以看的啊!”男友说。宋梓甫说,“我不想看。处理聊天记录还不简单嘛!”

宋梓甫冷冷地看着男友的表现,有点腻味了。他每一次出轨被发现,每一任男友的表现都大同小异。从第一次发现时的哭闹,到之后的不满,再到最后的麻木。只是宋梓甫发现自己谈恋爱的次数越多、在一起的时间也越久,似乎因为自己懒得分手。

1993年出生的宋梓甫更需要一个人陪,至于这个人是不是男朋友并不重要。看看日子,眼看快到生日。宋梓甫不太甘心就这样分手,不如过完生日再说。万一生日当天没人陪自己,还是挺不舒服的。宋梓甫想到这里,说自己要回单位了,问男友能不能开车送一下?男友答应了。

下车前,宋梓甫让男友把车停在一个比较阴暗的树影下。和男友拥吻了几分钟。果然,男友的情绪缓和下来。宋梓甫下了车,向单位走去。

宋梓甫的单位是有人24小时把守的。宋梓甫的工作很特殊。

分手费两万

自从2019年薪资调整后,宋梓甫高兴了一阵子。但很快也过了新鲜感。那个时候,宋梓甫还跟前任在一起。他跟前任说起这件事,前任比他还高兴。宋梓甫想到前任,就叹了口气,要不是他接受不了自己时不时出去偷个腥,现在两人应该还在一起。

宋梓甫的现任男友比前任精细得多,两人在一起快两年,每次出门吃饭都会拍照打卡。宋梓甫一开始还觉得暖心,后来觉得麻烦。男友也开始频频不高兴,“咱俩约会这么多次,你为什么不发个朋友圈?”“为啥要发朋友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情况。别人都有女朋友,我领一个男的,被战友、朋友看到了,算啥事?”宋梓甫这套说辞运用得已经炉火纯青。

过了几天,宋梓甫出去“玩”,对方还请他喝了喜茶。宋梓甫琢磨了一下,见距离男友的住处就是起价费。于是剩下了半杯喜茶,打车去找男友。见了面,宋梓甫和男友说,战友给他带了一杯喜茶,他觉得挺好喝,就给男友送来了。男友喜出望外,拍下半杯喜茶发了朋友圈。

男友喝了几口,冷不丁反问,“今天也不是周末。你们不是管的挺严的吗?怎么还出来了?”宋梓甫没料到男友变聪明了,解释道,“我有个同事,大个儿,我和你说过。他在外面搞了个女孩,怀孕了,这几天找到我们那里。今天他心情不好,我们就陪他出来走一走。我要回去了,你送一下我?”

宋梓甫说的是真的,只是时间在几天前。后来宋梓甫还和男友提起过几次这件事。大个儿当然希望越早解决越好,不然女孩的肚子越来越大,将来自己肯定要跟她结婚的,他只是想玩,不想结婚。

宋梓甫每次说起这件事,都有点看热闹的心态。谁知当宋梓甫和男友提出分手时,轮到他自己笑不出来了。这一次男友同意分手,“你给我点时间,我把你送我的东西整理一下,你也把我送你的整理一下。我们互相交换回来吧!”宋梓甫同意了。

可就在两个小时后,宋梓甫的手机上收到了男友发来的照片。照片拍下的是自己送给他的东西。和照片一起发来的还有一句话,“分手费两万,你准备一下。”

宋梓甫愣住了!

我肯定能算明白

宋梓甫这几年谈恋爱都顺风顺水,每次分手最多就是被纠缠几天,也就安静了。宋梓甫找男友有两个标准,一个是硕士毕业,一个是体制内。当初他也是这么和现任男友讲的。其实宋梓甫有自己的小九九。符合这两个条件的男人,一般有着不错的家教、学历和工作。这些条件决定了对方不会纠缠自己太久,因为对方也要顾及自己的工作和身份。宋梓甫怎么都没想到,符合这些条件的男友,居然开出了分手费。

“谈恋爱不是彼此相互付出的吗?你管我要两万块的分手费,我也同样管你要两万块。”宋梓甫那天晚上值班。值班时是不能用手机的。中间出来上厕所,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宋梓甫把这句话发给了男友。

等下一次出来上厕所,已经过了凌晨,宋梓甫看了一下手机,没有消息。也许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交接班之后,宋梓甫往宿舍走的路上,收到了男友的信息,大意是两万块是男友经过计算后得出,而且还是抹去零头后的整数。

如果不是这则信息,宋梓甫大概不会知道,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一共见面了53次,最贵的一次花费是去江边泡温泉。宋梓甫回忆起那一次的旅行。是男友开车,一路上的高速费、油费,自己都没掏钱。在江边小城那几天里,吃饭的花销大部分是宋梓甫出的,但也有一部分是男友出的。不过最贵的住宿和江边温泉的费用,都是男友支付的。这么算下来,几乎两人每天就要花小一千,三五天下来,也有四千多。

宋梓甫觉得有些头疼,把手机扔在一边。睡到中午醒了,去食堂吃饭时,忽然想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从宿舍走到食堂,差不多要十分钟,他开始思考用什么来“反击”。宋梓甫没有记账的习惯,他决定先从自己送给男友的礼物入手来“反击”。

那顿午饭吃的并不轻松,宋梓甫一直在回忆自己到底都送过什么值钱的东西。他送给男友最昂贵的就是一个Kindle。显然这个电子阅读器应该在男友交还的东西里。于是,宋梓甫跟男友说,“你这样空口无凭,再说我第一次听说还有人要分手费的。谈恋爱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还能要分手费。你又不是女明星。”

男友说,“既然都要分手了,为啥不能算清楚。”“算清楚可以,但是我们俩出去,也不都是你付钱或者我付钱,很难算得清楚。”宋梓甫回应。“你放心吧!我肯定能算明白。”男友每个字都打得铿锵有力。

让宋梓甫没想到的是,男友发了一个备忘录的截屏,上面清清楚楚记着每一次约会的日期和金额。宋梓甫哑口无言。

宋梓甫特别喜欢哭

宋梓甫的男友是一个会计。男友说自己在一个有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这似乎能解释为什么男友可以记录他们的每一次约会。宋梓甫一方面心想自己幸亏提了分手,不然相处得越久、积攒得越多,将来越麻烦。另一方面他想不通,为什么男友要这样对自己?

宋梓甫在七八个月前莫名其妙病了一次,忽然就扁桃体发炎,而且在这之前就开始低烧。宋梓甫已经有一个多月没碰过男友。他那段时间尽量躲避着男友,在网上买了艾滋病毒抗体试纸测试,发现自己并没有感染。后来仍不放心,隔了半个多月,宋梓甫去医院进行了抽血检测,依旧是阴性。而就在他来到男友的住处,无意中也在垃圾桶里看到了男友的快速检测试纸。

宋梓甫在两人确定关系半年后,提出办一张信用卡,共同支出就花信用卡,这样每个月的开销就会一目了然。这张卡是以宋梓甫男友的名义办的。但男友很快发现,并不是所有的花销都可以用信用卡结算。比如买个烤地瓜、买根糖葫芦、在路边摊买个手套,都只能用微信或者支付宝里的零钱。男友当时就表示有点不合理,宋梓甫装作没听到。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如今,男友显然调出了曾经的信用卡账单。

宋梓甫并不是没有这笔钱来支付分手费。他只是不想付。尤其是经历了无数次细小的磕磕碰碰,感情早已裂纹遍布。宋梓甫犹豫之后,对男友说,“咱们当面谈一次吧?”

那是2021年的秋季,两人在附近大学外面的银杏树下见了面。宋梓甫和男友说起从认识到现在的种种。“我们互相不管着,彼此互相陪伴着往前走,不好吗?”男友盯着地面不吭声。宋梓甫不知道他咋想的,自己忍不住又哭了。宋梓甫特别喜欢哭。果然,这一哭,让男友心软了,同意先不分手。

咱们俩谁都不说谁吧

宋梓甫喜出望外,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决定尽快把之前约会的花销一一核对。

宋梓甫很快发现了五六笔花销并不是自己和男友约会的。因为按照男友的记录,这几次两人的花销都在一百多元。这样的价格应该是出去吃过饭或者看了电影。可那几天自己都是在值班,怎么可能出去?还有两次,宋梓甫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开药,是男友开车接送自己,两人就在医院旁边的包子铺吃了点东西。显然是事后男友又出去约会了。

宋梓甫又检查了两遍,确定没有搞错后,和男友见面时指了出来。男友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那是我记错了。”宋梓甫没有善罢甘休,“你这是跟谁出去的,怎么还算到我的头上了?”他是笑着说的,摆明了要看男友出丑。男友有些慌乱地遮掩,“可能和我同事或者朋友吧?”宋梓甫没有追问。

按照男友在两个人在一起时说的会计师事务所,宋梓甫查到了电话,打过去,报出男友的名字,接线员在电话那段停顿了一下,反问道,“您是客户还是……”宋梓甫没想到接线员会这么问,“我是他的一个朋友,好久没联系上他了。”接线员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样啊……他已经离职了,离职快半年了。”“是什么原因呢?”宋梓甫好像是嗅到了机会。“这个不方便讲。我只能告诉您是辞退不是辞职。”接线员彬彬有礼。

宋梓甫虽然不知道男友到底做错了什么,但他决定扭转局面了。周五,两人见了面,吃了饭,亲热之后,宋梓甫拉住准备去洗澡的男友,“今天有个公司问我能不能代账和报税,你们事务所不是很有名吗?去你们那里得了。”“咋有公司问你?”男友想岔开话题。“战友家里开的。”宋梓甫也不怕扯淡,“相中你们的事务所了,给你带生意来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男友挠挠头,“我现在换工作了,一直没和你说。”宋梓甫做出惊讶的表情,“那么好的工作咋就换了?”男友一边要去洗澡一边拉扯,“不开心就换了呗!”“你别骗我了。”宋梓甫故意挑了男友需要清洗的时刻,“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们事务所都说了,你是被辞退的。你没有问题怎么能被辞退!”男友的脸色变了,“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咱们分手,没有分手费。”宋梓甫很干脆地说,“你一直骗我。你这样,我怎么还会给你分手费!你人品就有问题。”男友赤身裸体地从床上跳下来,“我人品有问题?你就没问题?你这个渣男!”

听到“渣男”两个字,宋梓甫笑了,他终于激怒了男友。“我们俩谁也不用说谁吧!”“分了吧!”男友甩出这么一句,“你快点走!这是我家!”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宋梓甫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赢了。

一天半之后,男友发来一条消息,“你确定不给我分手费了吗?”宋梓甫下意识地想回复“是”。果然,在半个多小时后,男友发来一条,“我知道你在哪里上班,我可以去找你们单位的。”宋梓甫看到这句话,头嗡得大了。但他决定一个字都不回复。看看男友到底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这一次显然男友是有备而来。过了一个多小时,男友发来一张照片,上面是宋梓甫平躺着睡觉,男友赤身裸体地依偎在旁边自拍。宋梓甫手抖了一下。“你看到了?我可以拿这张照片去你们单位。”

“你根本进不到我们单位里面。值守的人直接就把你拦住了。”宋梓甫到底回复了。他知道,这样的虚张声势也许意味着自己已经输掉了。“他要是拦住我,我就给他看这张照片。这样的照片可多了,还有咱俩拍的视频。”“你可真不要脸。”“彼此彼此。”

宋梓甫看着自己银行卡里的钱,越想越气。可这一次又不敢真的赌一把。宋梓甫只能问几位熟悉的同志朋友,是否认识友好律师。但几位朋友里,有的好奇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干脆保持了距离。最后宋梓甫只联系上了一位律师。

律师告诉宋梓甫,按照男友的说法,如果真的有照片和视频,的确不是很容易否认。而且这样的同性性行为,可比宋梓甫之前的战友和地方女孩发生关系要严重得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男友是光脚的,你是穿鞋的。”律师建议宋梓甫同意给对方分手费,但要求每一笔钱都必须提供相应的支持。比如日期时间地点,以及一些收据或小票。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多月里,宋梓甫和男友每周都要在微信上联系数次,每一次都是男友举证他们的开销,宋梓甫仔细核验。最后,宋梓甫累了。他知道男友是无论如何都要一笔一笔算清楚。那一天,宋梓甫直截了当地对男友说,“我把钱转给你,就到此为止吧!我不想纠缠下去了。你以后也不要再联系我,并且把那些照片和视频都删掉。如果你还继续拿这些来威胁我,咱俩谁都别想活下去。”男友简单地回复了“好”。宋梓甫转了9621块钱给他。

宋梓甫终于删掉了男友的微信。他到底松了口气,这是历任男友中,宋梓甫唯一主动删掉、拉黑的人。可宋梓甫又不甘心,他把这件事截屏发到了交友软件上,很多人开始同情他。他似乎得到了些许安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