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本人直男型,不混圈,生活简单,希望你也是。」

在网上,30岁的阿聪把这句话写进了自己的简介里。事实上,无论在何种交友渠道,将「不混圈」作为特征标榜自己的GAY比比皆是,仿佛「不混圈」是一种优良传统美德。

当然,「不混圈」完全可以是你的社交态度,这合情合理,但BUG也显而易见。

「我在一家传统的企业工作,周围基本上没有什么GAY。」阿聪对淡蓝说,「而且除了Blued,我也没有其他渠道认识他们。」比起熟知TXL社群文化的人,阿聪不太了解活跃在圈子里的网红和天菜,对GAY圈专属的梗和「黑话」更是一无所知。「比如上次他们说KY,我以为是杠精的意思。」

不混圈的阿聪有自己的烦恼——找不到男朋友。虽然在Blued也跟很多小哥哥聊过天,但由于阿聪担心跟这些已经热心拥抱GAY圈文化的人接触过密,就会影响自己的生活,因此接下来就总没有更进一步。

「我还能找到男朋友吗?」阿聪问。

01.不混圈的GAY更高级吗?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得解答另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才叫「混圈」?

是对有关性少数群体的社群文化了然于胸吗?是周末约着TXL朋友一起吃饭、泡澡、玩剧本杀吗?是进入一家GAY含量很高的公司工作,每天跟他们讨论男人吗?是认识一些GAY圈网红,同时自己的社媒账号也有一定数量的粉丝吗?还是常去GAY吧喝酒、蹦迪?

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人能给出大多数人都公认的明确定义。每个人对于是否「混圈」都有着自己的解释。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根本没有混GAY圈,但别人认为你已经是圈子里的一员了。

既然圈子本身就可大可小,我们何必要将标签固定得那么死?

而说起圈子这件事,我们好像很少主动听人说起自己是「混圈」的,这个词出现的场景往往是某个人标榜自己「不混圈」,或许要求别人「希望你不混圈」。不知从何时开始,打入GAY圈内部成为了一种负面的代表。

这背后反映了一种对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化和刻板印象。说自己「不混圈」其实暗含了一种对圈子的指责,在他们的意识中,GAY圈是随便、虚荣、混乱的代名词。

阿聪对淡蓝说,每次一说到GAY圈,他就会想到一群胡子拉碴的肌肉名媛,在一起拍照社交的场景,「他们一定都很不专一,没法踏实过日子」。

反对「混圈」的人,反对的不是GAY圈本身,而是反对他们想象出的一种生活方式。

图片 泰国泼水节,是很多人提到GAY圈时首先会联想到的。图片来源:GCIRCUIT

他们往往幻想能在现实生活中「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而不是拥有丰富的社群关系网;他们觉得去GAY吧的人都不太正经,不愿意与他们为伍;他们害怕一旦跟其他TXL有了交流,就没办法「出淤泥而不染」了……

总之,他们虽然在生理上是TXL,却很难在文化上产生TXL的认同感。大多数「不混圈」的人会把自己和其他GAY做切割,给自己套上一层保护壳。

02.GAY圈都在干什么?

事实上,圈子本身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圈子。

在『乡土中国』中,费孝通提出了「差序格局」的概念,解释了这种每个人以自己为中心,围绕亲属关系、地缘关系结成的社会关系网络。圈子是中国的独有文化,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我们每个人都身处一个又一个的圈子中。

而现在我们所说的「圈子」更像是「社群」。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社群是社会学中描绘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一个重要概念,指共享居住空间、兴趣或其他共同点的人群,或亲密的伙伴关系。

这样的圈子,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大到演艺圈、学术圈,小到桌游圈、健身圈……基于某种兴趣或某种特点,人们总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一起,找到志同道合的彼此,互相支持着为目标努力。

而更多的普通人,希望从GAY圈获得认同与支持。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是GAY的事实后,常常会经历自我认同的挣扎。

阿聪说,他「开窍」得比较晚,直到长大成人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是GAY。当时,周围「没有跟他一样的人」,他也一直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一直隐藏着自己。「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反复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是TXL呢?』」

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向他人坦诚自己的身份。「就算我已经接受了自己是GAY,还是会担心别人该怎么看我。」

但拥有更多同类帮助的GAY,往往不像阿聪一样孤立无援,他们对TXL这个身份也不会那么羞耻、避讳。

很多时候,外界的障碍固然存在,但内心的桎梏才真正影响着自己的想法。想要冲破桎梏,有理解、支持自己的人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03.不混圈的人要去哪里交朋友?

「不混圈真的很难在线下认识其他朋友,我不知道他们都在哪里。」阿聪说。

的确,「混圈」也体现着存在于性少数群体的另一个困境——社交场景非常有限。

一二线城市的TXL尚且可以通过特定的场所去认识新的朋友,而生活在中小城市的GAY,往往很难获得线下活动资源。

这时候,Blued、翻咔等线上交友软件就成了很多人的选择。阿聪回忆起自己第一次下载Blued是在2014年,当时他刚刚毕业,根本不认识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GAY,更别提谈恋爱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生活的地方,原来也有那么多的TXL。」阿聪对淡蓝说。

交友软件为性少数群体提供了一种更便捷且唾手可得的沟通方式,也帮助他们在线下找不到的同类的时候,慢慢建立自我认同感。虽然还没能踏出与GAY亲密交流得那一步,但现在的阿聪起码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00.最后

当然,作为个人选择,你完全可以不交同取向的朋友,只和直男玩在一起。

但我们希望,你可以意识到,和其他的GAY产生交集,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也并不会让你沾染上「脏乱差」的标签。

来自身边更多同取向朋友的支持,反而能够帮助你更好地完成自我认同,能够找到和你志同道合的人,也更有机会找到另一半。🌈


延伸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