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在高中,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桌,一个男生知道后,他传遍了全班全年级。于是,我高三一年没有一个同性朋友,所有男生看见我都躲得远远的,不跟我说话,我稍微离他们近一点就弹开了,更别说和我有肢体接触。后来毕业了,我有个女生朋友问一个男生为什么不跟我做朋友,那个男生说因为我是同性恋,太恶心了。

我的高中是性启蒙的阶段,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允许我产生肢体接触,我不知道怎么去跟同性社交,也不敢轻易触碰任何人。有的时候也感叹,自己也许要用一生去治愈高中的那段经历,毕竟我都无法概括它到底影响了我多少。每个人都有故事吧,也许我的故事平平无奇,也许并没有多少人会对那个烈日灼灼的下午擦干眼泪才敢进家门的男生共情。🌈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