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刚从江西一个小城来北京的查理说,他感觉自己有点「社恐」,不知道怎么在这个陌生的环境跟人打交道。他描述了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

入职新公司两个月,中午跟同事一起午餐,常常被问「你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不开心吗」,事实上,查理只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埋头干饭罢了。后来,为了躲避跟同事吃饭的尴尬局面,他总是装作很忙的样子,一直捱到中午一点才去食堂,菜已经没剩几个了。

查理说这是他的「男言之隐」,能不「言」时就不「言」。

远远看见熟人,要么果断过马路到对面,来不及的话就闪到一边去低头看手机装作没看见,要是对方也没有跟自己主动打招呼,他会在心里庆幸万事大吉。

查理还拿出了自己是社恐的证据。最近,他用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家迈克尔·利博维茨(Michael Liebowitz)编制的社交焦虑量表(LSAS)进行自测,得到了87分,属于中度社交恐惧症。

可最让他发愁的还是不知道怎么认识其他TXL。目前,他只敢在Blued上等待别人跟他主动打招呼,也准备注册个翻咔。但查理很担心,一旦走到线下,别人还会喜欢他吗?

01.研究表明,TXL更容易社恐

跟查理一样拥有社交恐惧的GAY不在少数。从上世纪80年代,HIV病毒传播成为全世界共同需要攻克的难题开始,人们对LGBTQ群体的研究都主要集中在生理健康方面。但在过去20年间,不仅公众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且关于心理问题的研究也不断涌现。

2008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Kate Walsh和Debra A. Hope研究了异性恋男性与GAY的心理状态差别。在心理评估和治疗中,她们发现与异性恋男性相比,男TXL报告的社恐症状更多,尤其是那些努力隐藏自己性少数身份的人,更容易产生社交恐惧。

研究表明,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的男同志,可能也会产生抑郁、愤怒、药物滥用等其他问题,作为自身防御机制的一部分。

那么现实生活中,不敢跟陌生人说话的社恐TXL们过得还好吗?他们找到了甜甜的爱情吗?我们和身边的两位朋友聊了聊。

02.我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

讲述者:Allen陈

从小我就发现自己在跟别人相处时,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

比如小学的时候走在路上,碰到同学从来不敢打招呼,即使已经被看见了我也要装作没看见,马上躲开十米远。

长大了,这种情况好像变得更严重了。比如在出租车上,虽然我感觉非常热,但还是不敢叫司机开空调;理发店剪头时,虽然很不想听Tony老师尬聊,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但我不敢让他们闭嘴,各种推销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为此花了不少冤枉钱……

作为一名同志,本来找对象就比异性恋要难,再加上社恐,真是难上加难。

有一次我鼓起勇气去参加一个同志交友聚会,虽然现场设置了破冰环节,但除了完成既定的环节,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进行接下来的聊天了。当场我看中了一个小哥,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过去搭讪,但纠结着纠结着,活动结束了,对方回家了,我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现在想想还是挺遗憾的。

后来我再也不敢去这种线下的交友活动了,只能在Blued上聊一聊。但线上交友,我也会担心自己有没有说错话,怕问得太多被当成是查户口的,很多时候只能用「笑死」和「哈哈哈哈」来掩饰过去。

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男朋友了吧,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了。

03.别以为看起来外向的人不社恐

讲述者:辛巴

认识我的人,都不觉得我社恐,甚至评价我「挺外向的」,再加上东北人天生自带的口音,没有人认为我在社交方面会有问题。

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在别人面前看起来热热闹闹、咋咋呼呼的状态,都是我演出来的。因为从小父母就告诉我不能做一个内向的人,要在饭桌上活跃气氛,我就一直把这个习惯保留到了现在。

我身上最重的两个标签,一个是「东北人」,一个就是「GAY」。别人对这两种形象都有一些预期和设想,可能也算是刻板印象。

就拿「东北人」来说,有些人会觉得我们说话都有一股大碴子味。其实爸妈都不是东北本地人,所以我的口音并不重,但你会发现,用东北口音说话会让别人特别开心,整个气氛都活络起来。久而久之,我日常生活中就都用东北口音交流了。

我还有一些固定的接话模板,在必要时缓解尴尬,东北人装台湾腔就很好用,每次一说黄亚力的「不要装熟」,都很好用。

还有一些朋友觉得带个GAY去KTV就是去热场的,所以每次有一群不太熟的朋友去唱K的时候,他们都会拉上我,还给我点『舞娘』和K-Pop。那怎么办?只能被迫营业了呗。实际上,我不喜欢蔡依林,也不喜欢K-Pop,但每次一唱伤感苦情歌,他们都会要求我换一首快歌。

看起来这样的状态挺好的,跟每个人都能聊得来,但每次一回家我都会产生自我怀疑:到底他们喜欢的是我,还是我演出来的这个形象?毕竟我在家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只会躺在床上看剧,完全不想跟人聊天。

现在我有点怕参加各种局了,我担心自己演的程度还能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大家会觉得我很闷、很无聊吗?

00.最后

去年,LGBTQ作家和活动家亚历山大·莱昂(Alexander Leon)曾发布了一则推文。「酷儿群体在成长过程中没法做自己,我们会为了减少受到羞辱和偏见,牺牲真实的自我,去扮演另外一个版本的自己。」他说,「成年人生活的重要任务是要分清自我的哪些部分是真实的,哪些是我们创造出来进行自我保护的。」

资料图

这条推文获得了二十多万个赞,许多同志都表示这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在这种情况下,GAY更容易产生社恐,要么不去社交,要么以伪装自我的方式去社交,最终逐渐失去了真实社交的能力。

可是,社恐就注定孤独一生,找不到真爱了吗?

事实上,社恐的人不一定就会在社交中表现不好。2018年,心理学家金泽哲(Satoshi Kanazawa)领导团队分析了15000名18岁到28岁的英国人,研究表明:智商低于平均值的人,他们的社交活动越多越感到快乐;但高智商人群则把更多时间花在实现自己的目标上,而不是用来社交。

况且,也不是所有社交都是高质量的。很多人在不停地和陌生人接触,看上去每天都有新的朋友,但这种「无效社交」并不能带给他们愉悦感和进步。遇到100个渣男,还不如等待一个靠谱的人。

那么,社恐GAY应该怎么找到真爱呢?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屏蔽你脑中的小剧场,做到少想,多尝试。

在线下,可能你已经脑补了一万种你跟「天菜」的可能性,但只要你不迈出第一步,后面所有的想象都是白日做梦。🌈


延伸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