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志在同志公园死去

​​不知道是不是中年危机了,最近挺迷失。

我从小到大身边也是没有榜样,确实,我不知道自己是谁,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许就这样碌碌无为一直到死。如果你让我坐下来谈一谈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可能满足自己的性欲望是第一件事吧,起码前半生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跟我一样。我的工作枯燥,但薪水在小镇里算是中等偏上,环境这件事我没办法逃离。有人说去大城市,去大城市你就快乐了,起码更自由。但我总觉得被一种悲观的情绪笼罩,去哪都是牢笼一样,我生怕这就是什么抑郁症。我开始害怕。

最近的这种心情郁结的情况变严重。我认识的一个老年同志去世了,有人说他是被打死的。上次看到小老虎写的在浴室里那个被打的老人,这个老人跟他的情况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对他的了解其实不多,他一直在公园里出没,那公园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同志公园。公园可能是我们这个群体更加边缘的地方,那些不会用软件,或软件约不到的人会去公园找找机会,或聊聊天打发时间。

这公园离我家很远,有次机缘巧合跟基友大白天经过那个公园,他说想进去转转。然后我们就进去,就认识了这个老人,就叫他B吧。他坐在长椅上抽烟,看见我们就冲我们微笑,我觉得挺友善的,我也冲他微笑,然后他就过来坐在旁边跟我们聊天,很直白的,一来就问我们是不是,我挺尴尬地说是。我朋友在一边看手机不说话。然后B就坐在我旁边跟我聊天。

跟他聊的时候他好像不是很愿意聊自己,只知道他当过兵,结过婚,没有孩子,这些问题是我最常问的。他很喜欢讲他当时当兵的时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了吧。我问他在部队里的时候有爱人么,他说他没有,只是他一直爱着一个直男,后来那个直男离开部队就结婚了。

我问他有没有跟那个直男发生过关系,他哈哈说:“当然。”

那天我们聊挺多,也沉默很多,他可能觉得我比较好说话,聊着聊着就会把手放在我大腿上抚摸,然后盯着我笑。他看我没有排斥,就会往大腿根里伸,然后摸一下我的蛋。我很排斥其实,但推开又觉得聊的好好的这样会不会翻脸太快。他还把我的手拿过去放在他的JB上,硬的,但在这种氛围下,还是大白天的我觉得好恶心。

然后我朋友就感觉到了,他拉起我就走。那是我第一次认识B,以这种方式结束。我以为我不可能会再见到他,或来这个公园。后来因为在医院陪姐姐做手术,我正好住在附近的宾馆,无聊的时候就去这个公园转转。不知道为什么,我明知道来这里会遇见B,但是除了他摸我,我还挺喜欢听他讲以前的故事。就有种感觉,觉得他可能就是我将来的样子。

然后那天我果真遇到他了,还是原来那张长椅。他一下就认出我了,让我过去。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大叔。我就走过去,他们挪了挪,一张长椅正好坐三个人。他们在喝啤酒吃花生。这个大叔有四十多了,后来知道他已婚,有三个孩子,在温州十几年了。也是同志。

大叔好像看到我很亢奋,一直跟我聊天,问我是1是0,好像问完就能一起开房去一样。渔场大概就是这么直白的,大家来这里就是粗暴解决一下,就像免费的青楼。我自己是很不喜欢这种的,我更喜欢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想想我感觉自己要是没有结婚生子的诉求,人生就剩下怎么去喂饱自己的性。但这里的人,你说他们loser么?他们其实比别人更懂得排遣,大家有交流,有游戏,还能结交新朋友。

那天B没怎么说话,就一个啤酒接一个啤酒喝,两眼空洞有心事的感觉,我劝他不要喝太多,他说这点算什么。

临走的时候那大叔执意要加我微信,我又不好拒绝,就加了。果不其然加了之后就说喜欢我,要不要约。后来他说到B的一个亲戚去世了,他今天是来陪陪他的,我说哦,也不知道说什么。

后来我又去了一两次,每次去都能碰见B,感觉这里就是他的养老院。他说天天都来,我开玩笑说是不是等鲜肉上门,他说不是,就是看看同类,打发时间。他基本下午会来,晚上吃过晚饭也来,一直坐到九十点钟再回去睡觉。他一个人住。我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来,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唯一的乐趣就是去公园里坐着。

我问他没有固定炮友么,他说他这个年纪谁会跟他做固定炮友,倒是有一个年纪差不多的老头时常找他一起打飞机。那画面我不敢想象,在树林里。那个老头蹬三轮的,也是有妻有女。我问他喜欢他么,可以在一起啊。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他后来带着我转了转这个公园,路上遇见几个跟他打招呼的人,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可能把我当骗老年人钱的吧。他讲了几个发生在这个公园里的故事,印象最深刻就是有个老同志的老婆来公园想抓奸,最后跟他吵着吵着她心脏病犯了晕倒,送医院就过世了,B还参与过急救。后来那个老人的子女也都不理他。

B说他挺理解这些结婚的人,他说他那个时代都不像现在那么能做自己,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就算是现在也照样还是很多人走这条路。他当年也是稀里糊涂就结婚了,后来老婆不能生就正好找机会离婚了,从此一个人过。他说一个人更好,也不后悔。

后来坐下聊天的时候,B又开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看着我,好像在期待我能有所回应。我拍了拍他的手说自己一会儿就要走了。这次我并没有厌恶,他人其实挺好的,可能就需要一点点温暖和陪伴。

后来姐姐出院之后,我就离开了。

前几天,那个大叔突然给我发微信说B走了。我当时一下睡意都没有了,问他发生什么,他说可能那天被一个醉酒的人在公园里打的,现在他们几个认识的基友正在找那个人。他说不知道那天发生什么了,有人看见他跟一个小伙子在那争执,被打了几拳,还被踹了。然后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在自己家里走了,三天后才被人发现。他们几个公园里的基友过去帮忙他亲戚一起弄的后事。

看完我久久不能平息,他的脸,他手上的青筋和皱纹就很清晰地浮现。我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命数到了,但好在还有人想要为他主持公道,也让我对那个大叔另眼相看。我有点愧疚,不知道为什么,不是说当时要去满足他,可能就是多和他呆一会儿,跟他聊聊。我有个幼稚的想法,如果我最后走的那次抱一下他就好了,希望他的魂魄安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