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性恋弄丢了他的Gay手机

康恩铭是到家后差不多十几分钟,才发现黑色的IPHONE X不见了的。他一边纳闷为何没有了交友软件的消息提示音,一边翻看外套口袋,这才发现用了快四年的手机不见了。

手机没什么,但康恩铭心疼的是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有自己和三四个男人的照片。对康恩铭而言是难得的回忆。他喜欢没事翻出来回味一番。

“你要不要花钱把手机买回去?”

第二天是周日。上午快十一点时,康恩铭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对方说是苹果特约维修中心,并报出康恩铭的名字。告诉他有一位先生带着一部黑色256G IPHONE X来维修中心维修。但由于没有携带发票或者机主身份证,维修中心需要和机主联系、确认后,才能操作。维修中心通过后台数据查到了康恩铭的手机号,于是联系他。

康恩铭急忙说自己是机主,他的手机被偷了,并不是委托什么人去进行维修。此时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让维修中心报警并扣住去维修的男人。那个人肯定是小偷。

打来电话的女人听起来不是本地口音,但用词很专业。女人一边安抚康恩铭,一边和他确认信息,需要他提供机主信息或者APPLE ID的账号。

康恩铭当然是不肯说这些的,他说自己可以带上身份证立刻赶过去。自己购买手机的凭证也可以到电子邮箱里去查询。当时康恩铭最担心的是这台备用手机上的微信是自己的小号,平时专门用来和同志朋友聊天、约见面。如果被这些陌生人打开了手机,肯定是要去微信、邮箱之类的地方看一看的。虽然自己已经强行退出了微信,但依旧有不少微信信息保留在那部手机上。只要通过比较专业的软件就能恢复。而那些银行APP通常都需要身份识别,康恩铭反倒不担心。

女人又向康恩铭进一步确认,知不知道手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丢失的?康恩铭此时已经开始穿衣服,他一边回答一边用另一部手机叫网约车。但维修中心距离自己的住处比较远,他连着叫了两次才有司机接单。或许是同时要做的事情的太多了,康恩铭有些分神。所以在通话差不多十分钟时,自称客服的女人忽然问康恩铭锁屏密码。康恩铭一个不留神讲了出去。

六位数字脱口而出后,康恩铭就听见对面先是沉默,然后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请他尽快赶过来,说他们会把手机和送手机过来的男人扣住,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康恩铭赶到女人所说的地点,他傻眼了:那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维修中心!康恩铭心里一紧,知道自己被骗了。

康恩铭安慰自己,在发现备用手机丢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将所有涉及财物的APP账号下线。上面只有同志交友软件没有下线。他又仔细想了想,似乎没有疏漏。这让他安心了许多。备用机的价格也不贵,康恩铭放弃了找回来的念头。

接下来的两三天,康恩铭买了一台新的手机,将申请补办的电话卡从老电话机里拿出来,塞进新手机。他生活似乎恢复到以前。但在第四天时,新电话响了起来。他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没有接。康恩铭的这个号码是专门用来联系同性恋的。所以知道这个号码的多半都是和他一样的人。白天在公司时,康恩铭是尽量不用这部手机联系的。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这个号码又拨打了康恩铭的“同性恋手机”四五次。康恩铭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拎着电话走到了写字楼外,拨了回去。

电话接通后,对方直接问康恩铭是不是丢了手机?康恩铭感觉有点不对。就听对方接下来说,他捡到了康恩铭的手机。

康恩铭被这几天的事情搞得有点懵了。他不知道前几天假冒维修站的女人是什么情况?此刻怎么又冒出一个男人捡到手机?

见康恩铭不吭声,男人在电话那端提高了音量,“你在听吗?你要不要花钱把手机买回去?”

“年轻男人”

康恩铭听到对方要钱,心里反倒没那么怀疑了。他就怕做好人好事不要钱,不知道心里怀着什么鬼胎。对方要的钱并不多,五百。康恩铭留了个心眼,和对方讲价到二百。

男人勉强同意后,让康恩铭自己过来取。康恩铭不肯,说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让男人提供支付宝,他可以先把钱转过去。然后男人再把手机快递过来。

男人听完竟笑了,反问康恩铭,不担心自己快递一块砖头过去吗?男人的语气很轻松。康恩铭听到男人爽朗的笑声,被吸引住了。加上男人一直彬彬有礼,竟让他有些好奇。于是同意见面,顺便还可以检查手机是不是完好。

康恩铭不愿承认自己有些好色,甚至这个男人年轻有活力的声音都可以激发起他的欲望。而且他下意识地认为对方是直男。

两人约在一个距离康恩铭的公司车程要二十分钟的地方见面。康恩铭请了个假。对方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因为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长相。但眼睛很明亮,身材也是康恩铭喜欢的。

康恩铭也戴了口罩。他在检查手机时,感觉的出男人一直在打量自己。甚至自己一抬头,两人的目光就交织在了一起,都有点不好意思。康恩铭颇有些自我感觉良好地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也是对方喜欢的类型,所以才这样反复打量?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康恩铭发现自己的手机并没有被刷机,而且密码也没有更改,连里面的APP都没有动过。康恩铭摆弄了两下,没有多想,便拿上手机回了公司。

当天晚上,忽然有陌生的邮箱发来语音通话的请求。康恩铭吓了一跳。以前这样的非法广告很多,但上来就打语音通话的,还是第一次遇到。康恩铭不接。对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拨打。

直觉告诉康恩铭,应该是出问题了。接起来后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告诉康恩铭,自己手里有他的不雅照。让康恩铭拿一万块钱,把这些照片赎回去。

康恩铭骂了一句,说哪里有什么不雅照。就挂了。哪里知道,对方发来共享相册的申请。康恩铭没有点击同意,但看到申请弹窗的背景照片,就能模模糊糊地分辨出是自己,而且他猜到恐怕是自己激情时候拍下的照片。这样的照片,大概有几十张吧?康恩铭看着正躺在桌子上的IPHONE X纳闷。

一万块钱?康恩铭又害怕又心疼。

康恩铭心疼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大意了。他后知后觉地知道,原来相册也是可以设置密码的。

“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们?”

康恩铭也没有那么傻,听到对方的威胁,就立刻同意或者交钱。他冷静了一会,反问道,“你咋确定这些照片是我的?”只闻其声的男人说,他们确认过了。康恩明没明白,这怎么确认?男人说,“那你不用管了,这些照片肯定是你的,不然不会联系你。”

康恩铭也没再犹豫,直接把通话挂断了。他在房间里琢磨,如果不付钱,这些照片最后能发到哪里呢?对方是直男的话,恐怕他也不知道应该发到哪里。如果是同志,也不过就类似于推特上可以发出,能看到的人估计都是少数,对自己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花钱把这些照片“买”回来?

那天,康恩铭和对方都没有再发起联系。到了第二天晚上,男人又拨了过来,问康恩铭考虑得咋样?康恩铭觉得这个男人的确很蠢,怎么还翻来覆去地联系?于是回答说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谁。男人竟然脱口说出了康恩铭所在的公司的名字。

这可把康恩铭惊出一身冷汗。“你怎么知道的?”康恩明问。男人也没再遮遮掩掩,直接说是那天康恩铭来取手机、之后回单位时,他们开车跟着了。康恩铭大为惊讶,原来这不是一个人,而是至少三个人:充当客服的女人、还手机的男人,以及现在这位要挟自己的男人。

康恩铭发觉自己以一敌三后,有些怕了。他不是怕照片曝光,而是怕麻烦。万一这些照片被发到公司,他当然可以报警。可接下来的烂摊子还是要自己收拾,肯定要想办法把影响降到最低,还会被公司开除也说不定。

于是康恩铭和对方讲起价。最后对方同意以三千元的价格,归还照片的电子版。康恩铭再次要求见面,心想自己大不了报警抓住这几个人。对方似乎看出了康恩明的心思,对他说,报警也没用,谁让他自己丢人在先,警察怎么会管这样的事。

康恩铭懒得和对方隔着手机辩论。于是约了商场见面。当时康恩明想的是见面后他把对方胁迫自己的对话录下来,然后就去报案。自己和他们都见过了,不信抓不住这几个兔崽子。

见面时,康恩铭差点笑了。对方三个人,两男一女,捂得严严实实。高个子的显然就是以还手机为借口月约自己见面的那个男人。旁边的矮个子不用说就是后来和自己联系的男人。看到这三个人的严阵以待,周围的人也觉得这三个人不太对劲吧?

康恩铭看到三人的装束,心里就不那么慌了。他要求先看一下照片是不是全,万一少了几张,自己花了钱也很吃亏。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那个个子略矮的男人摸出一部手机递给康恩铭,说他检查完、给了钱,就可以当着他的面永久删掉这些照片。康恩铭听声音是每晚打电话给自己的那个男人。

康恩铭当时不是故意的,手机是真的没拿稳。就在手机掉到地上的同时,康恩铭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和勇气,忽然大喊起来,“抢劫!抢劫!”三人也愣了一下。康恩铭一把捡起手机,一边喊一边往商场的保安那里跑。保安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景,看到有人喊着“抢劫”跑过来,保安急忙小跑过来。

等康恩铭站到保安旁边不再大口喘气后,保安问他要不要报警?康恩铭一回头,发现那三个人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于是他拒绝了。只是不想惹更多的麻烦。就像那个威胁自己的男人说的,警察能管吗?

隔了一天,这三个人用虚拟号码打给康恩铭。康恩铭说自己准备报警了。还说那天他喊抢劫以后,就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里做了笔录。虽然这些都是假的,但至少可以恐吓对方。果然对方沉默以后,和康恩铭商量,能不能把这部手机还给他们?康恩铭哑然失笑,还是同意了。他也不想留下隐患。

按照三个人给的地址,康恩铭把手机快递了过去。快递之前,他找了一个手机维修站,把那部手机刷了个干干净净。

三人没再联系康恩铭。而康恩铭也没有再用过那个备用手机。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