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出租司机回家

酣畅淋漓一个多小时后,出租司机去洗澡了,这是时隔快一年后的见面。如果有天要离开柏林,跟他之间会是我舍不得的一样东西。

洗完出来后,他指了指背后肩膀的一块红印,“你给我咬出印子了,要小心些,知道吗。”

“哦,sorry。”我们俩都没太认真,不过他是有点认真地抱怨。因为出租司机处处谨慎,怕家里的老婆发现。

记不得和他认识多久,可能两年或三年。也谈不上认识,他是再单纯不过的炮友,因为身体各方面太契合,怎么都玩不腻,就一直没有要断的念头,每次都会期待下次的流汗。之前我俩住隔壁单元,但却不是上下楼认识的。

那段时间才和52分开,一时没了兴致认识新的人,就继续投入到工作。也赶上当时行业的旺季,时常需要加班。一天在办公室和老板开会到晚十二点,临走为安全起见帮我联系了出租,老板总担心柏林晚上不安全。我拎着包坐进前座,车里的淡香味让我突然舒缓地打了个哈欠。

“才下班吗?去哪儿?”司机问着,从语气里听得出他在笑。

“Moritz广场。”虽然住在那儿附近的Ritter街上,但每次说Ritter这个德语词的时候总被纠正,所以后来索性就放弃,宁愿多走几步也不想再尴尬。

“Ok, Moritz广场,就停转盘那儿还是具体哪儿?Ritter街?”

“对对对!”难得听到有司机先把这个词说出来,我有点激动。这才注意到他的脸,因为秃而剃光的头,浓密的络腮胡,侧面看,眼睛乖得像宠物狗。车里没有看到什么香氛,之前的味道应该是他身上的。寻思着,这司机特别中我的点。

柏林这点挺好,路上常看到很多土耳其或东欧的男人,毛发很浓,厚实的膀子和肚子,他们是我的白日梦。

一声手机响,吓了一下,因为是软件,虽然直男一般不知道,但还是有莫名其妙的做贼心虚,慌着掏出手机,一时寒毛有点竖起来,手机上并没有任何信息,难道是他的?

不晓得此刻要怎么去看司机的表情,脑里还在快速搜索其他可能的理由来掩埋这种想法。同时,点开软件,最近的一个无头像距离50米。

“呃,嗯,是我的。”出租司机斜眼看了下我的手机界面,为了掩饰尴尬地憨笑起来。

一时间觉得车内空气闷了起来,他的味道经过鼻腔的时候更敏感了。“噢,那你要不要看一下。”我试着装镇静,表现得轻松一些,但想法已经跑去天南海北。

“不用看了,没什么意思。” 说话间他扭头看了看我,无辜地笑着。

“那什么有意思?”我接着话茬。

“这就挺有意思。”他听上去很有兴致,然后深吸一口气,胸脯鼓鼓的胀起,用嘴慢慢地呼出,气息打在我放在腿上的手背,像是开关。

突然他右手狠狠地在我腿上握了两下,又很快收回。“对不起。”他说,又得意地撇撇嘴。

这时候车刚好到我家楼下,“没事儿”,我边回边掏钱结账,“你要开到几点?”

“今天是夜班,不过跑完你这单我就打算休息一下了。”

“那要不要上来?”

“嗯。”

关上门,我迫不及待地双手握住他的头,吻着他的厚嘴唇,嘴巴里湿湿的带着口香糖的味道,舌头相见恨晚地打着照面,莫名有点像在品尝冰粉的甜。

“我必须去洗一下澡,可以吗?”出租司机问。

“没问题。”说着给他拿了仅剩下的一条干毛巾。

趁他洗澡的空档,赶紧开始收拾屋子,桌上的杂物摆齐,床铺好,厨房垃圾藏了起来,倒了两杯水加上柠檬。以前如果说在街上有碰到什么菜会幻想的话,这个出租司机简直就是我口味里的最高等级,竟有点担心表现不好。

出租司机已经洗了二十分钟,是没有预料到的。他出来的时候一丝不挂,我只想多看会儿,不知从哪儿下手。约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有见过喜欢的长相或身材,可像这个样样满分的,还是头一次碰到,身体开始正式地紧张了。

他的手搭在我背上,干暖的,贴上来的嘴唇凉凉带点湿,没有烟味汗味,后面饱满的两块像棉花糖软绵。他是Gay么,有男友吗?还是有老婆?一连串问题在我脑里闪一遍,筛选过最后只剩一个问题,我要怎么留住他?留住和他的联系,再次见面。

懊恼的是当时觉得没有表现好,像是为了梦想的20分用尽力气去回答一个附加题,但都没有打在点上。他躺在身边重重地呼吸,贴着他的胳膊,我也用呼吸声掩饰自己寻找话头儿的努力,甚至不知他说不说英语。经过了刚才的一切,实在不想用半瓶晃荡的德语去认识他,突然患得患失起来。

“我必须走了。”

“嗯。”

“你知道吗,我也住这条街上。”

“真的?”

“嗯,在另一边。”

好想问他是不是单身,是不是弯的,什么时候再见,要不要一起吃饭,喜不喜欢吃甜的。“嗯,嗯。” 可是什么都说不出口,怕问错什么。

“你还有干毛巾吗。”他用之前的那条毛巾擦了我们的痕迹。

“那是最后一条了……”

“没事儿。”说着他去了洗澡,不到五分钟,已经穿好出来。

“Bis nächste mal (下次见)。”他一手扶门把手说着,边把嘴凑上来。

我接住了,“嗯,下次见。”

出租司机离开后,我还躺在床上没有洗澡,把头埋进他躺过的地方,软件又响了,是个无头像的人,说了句“谢谢。”

像是被给了同情分一样高兴,我终于放松了些。“希望下次再见。”

这才点进他的主页,看到取向处写着Bi(双性恋),just4fun。

这么一来,先前的疑问也有了大概的答案,应该是已婚深柜。那时就明白,我们不可能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可还是想着,因为好久没有因为肉体接触喜欢上一个人,之前有过一次,记得很清楚。这次再发生,虽然不会有结果,但我想暂时陷进这副肉体里,尝试性还有什么样的可能。

第二天和朋友逛街,买了两条新毛巾,和床单,次日约医生检查的时候,特别鼓起勇气,第一次问医嘱开了小蓝片。想着,这下总算是万无一失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