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8)

晓毅 / 2024-02-23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6)

晓毅 / 2024-02-23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5)

晓毅 / 2024-02-23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4)

晓毅 / 2024-02-22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3)

晓毅 / 2024-02-22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2)

晓毅 / 2024-02-22

​北方大猛攻说:今晚该我做0了?(1)

晓毅 / 2024-02-21

​在情趣酒店里 P友向我表白了

晓毅 / 2024-02-21

​开百万奔驰却很自卑的GAY

晓毅 / 2024-02-21

​工地上 两个喜欢互吃苹果的男生

晓毅 / 2024-02-20

​为追求肌肉男 纯1忍痛做了0

晓毅 / 2024-02-20

​男同误闯形婚家庭?这件事上了GAY圈热搜

淡蓝 / 2024-02-19

​19岁的gay,想当MB

晓毅 / 2024-02-07

​在台北路边捡回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台湾对象

三男一宅 / 2024-02-02

​08年178的山东小男生,被直男骗过钱

三男一宅 / 2024-02-02

​长太帅被男上司X骚扰,他索性辞职做技师

三男一宅 / 2024-02-02

​他给我唱“我愿意”,我把他拉黑了

Caihong.info / 2024-02-01

​他把男友的老婆赶走了

三男一宅 / 2024-02-01

​父亲抛下妻女跟小28岁男子同居,我该怎么办?

Caihong.info / 2024-01-31

​体制内的中年单身TXL为何不再焦虑?

三男一宅 / 2024-01-31

​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Gay,流浪柏林16年

陈十四 / 2024-01-30

​一对清华Gay和浙大Gay的11年爱情

陈十四 / 2024-01-29

​两个直男的爱情

陈十四 / 2024-01-29

​一个伪娘的前半生

陈十四 / 2024-01-26